• 力荐
    215人
  • 推荐
    35人
  • 还行
    25人
  • 较差
    14人
  • 很差
    35人
评分加载中...

边关烽火情/燃烧的花朵

边关烽火情/燃烧的花朵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评分
主演:
安以轩于震曹磊杨清
状态:
类型:
大陆电视剧 战争 谍战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导演:
曾晓欣
时间:
2015-04-22 01:35:49
年份:
2013
评论:
剧情:
《边关烽火情》以三十年代的陕西榆林为背景,讲述孤女杨芬曲折励志的一生,是...详细剧情
【电影观看小贴士】: [DVD:普通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youku_new

边关烽火情/燃烧的花朵:网盘下载

迅雷高速:下载到本地观看更为流畅,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

喜欢看“边关烽火情/燃烧的花朵”的人也喜欢:

明星合集专题

Back to Top
《边关烽火情》以三十年代的陕西榆林为背景,讲述孤女杨芬曲折励志的一生,是一部表现陕北女人炽烈情感和人生成长的年代爱情传奇剧。该剧由曾晓欣执导,安以轩、于震领衔主演,预计于2013年2月初杀青。《边关烽火情》(原名《燃烧的花朵》)以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榆林为背景,是一部表现黄土高原女人炽烈情感和人生成长的年代爱情传奇剧。当时,在榆林只手遮天的“榆林王”高德昌(于震饰),被绰号“羊粪蛋”的孤女杨芬(安以轩饰)所吸引。抗日战争爆发后,两个人都在以自己的力量守卫着榆林这片生养他们的土地,就像一株小小的山丹丹,坚定的开放在这广袤的黄土高原上。战争中的一段感情纠葛由此开始。第1集   信天游在黄土高原上悠悠回荡。放羊女“羊粪蛋”跟五牛说,七爷病重,自己没钱买药,想去抢劫杀人。这时何少怀从前方小路走来。羊粪蛋突然跳出,骡子受惊,把何少怀摔晕在地。羊粪蛋从他包里拿出钱交给五牛买药。何少怀被救醒后,告诉羊粪蛋自己来榆林开皮货店,希望她帮忙。  清晨,榆林王高德昌家里开始新生活运动,高德昌对女儿高家安网开一面。  七爷等乡亲们请求高德昌出面救出被胡大麻子劫持的百姓。高德昌不听,七爷气得昏倒在地。高德昌让管家老于找郎中救治。  羊粪蛋带人到皮货店帮何少怀收拾店面。何少怀给羊粪蛋起新名叫“杨芬”,寓意花朵盛放。  杨芬到高记赌场想要挣钱给七爷治病,因不懂规矩大闹赌场。高德昌和杨芬赌骰子,将杨芬的钱赢光,还反欠自己三千多块钱。杨芬不得不给他“写”下欠条。  杨芬被五牛告知七爷不行了。弥留之际的七爷劝她“莫要记恨,多行善事。”七爷走了,杨芬失声痛哭。  高德昌带人骑马去刺探胡大麻子地盘,被追杀。第2集   高德昌用神准枪法震慑走土匪,但自己腹部中枪,跌落下马。  杨芬到七爷坟前烧纸,在沟壑下面发现了有人受伤,自己也跌落沟底。  杨芬发现受伤的人居然是高德昌,想起自己欠的债和七爷的死,想要开枪杀死高德昌。但见他伤势很重,心不觉软下来帮他采药疗伤。  高德昌失踪了,高家上下一片混乱。老于带着家丁出门。何少怀和五牛也带着火把到山上找人。两拨人在塬上漫无目的地寻找时,忽然听到沟壑方向一声枪响,下沟救人。  高宅内,高德昌伤重卧床不去。众人痛哭,高家安进门跟姨太太们大吵一架,说她们都是图谋不轨。高家安不顾老于劝阻,进屋看见父亲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她说只要她在,谁也别想惦记高家的家产。  高家安走后,高德昌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起杨芬在沟底对他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心头一惊,发现自己心里已经有了她的影子。第3集   房间里,老于说榆林城都知道高德昌病危了。其实这只是高德昌诈伤引诱胡大麻子,然后瓮中捉鳖。高德昌告诉老于,杨芬若来,谁也不许阻拦。  皮货店,杨芬为自己报不了仇恨而寻死觅活。何少怀一巴掌将她打醒。杨芬对五牛说,她对何少怀感受非同寻常,不觉暗生情愫。  地下党员老赵来找同是地下党的何少怀商议工作。何少怀介绍杨芬说是他店里的伙计。  晚间,杨芬来找何少怀聊天。杨芬看到了一块蓝手帕,何少怀说这是女朋友梅晓兰送给自己的。杨芬明白,何少怀早已心有所属了。  上海街边,梅晓兰启程去榆林,被特务开枪打死。她的学生柳星抱着遗物痛哭回家,看到一条白手帕,记起这是她和男友何少怀的定情之物。柳星向朱启明借钱,说要去很远的地方,朱启明无奈告别。  杨芬听说高德昌病危了,大吃一惊,跑到高宅要见高德昌。杨芬看到高德昌躺在床上,竟然流下了眼泪。杨芬说自己不会再记恨他,并且自己欠的帐一定会还给高家。  高德昌从床上坐起,对老于说杨芬这丫头不一样,是自己的冤家。  胡大麻子闻知高德昌病危,率土匪潜入榆林城,准备夜袭高家。第4集   房间里,老于说榆林城都知道高德昌病危了。其实这只是高德昌诈伤引诱胡大麻子,然后瓮中捉鳖。高德昌告诉老于,杨芬若来,谁也不许阻拦。  皮货店,杨芬为自己报不了仇恨而寻死觅活。何少怀一巴掌将她打醒。杨芬对五牛说,她对何少怀感受非同寻常,不觉暗生情愫。  地下党员老赵来找同是地下党的何少怀商议工作。何少怀介绍杨芬说是他店里的伙计。  晚间,杨芬来找何少怀聊天。杨芬看到了一块蓝手帕,何少怀说这是女朋友梅晓兰送给自己的。杨芬明白,何少怀早已心有所属了。  上海街边,梅晓兰启程去榆林,被特务开枪打死。她的学生柳星抱着遗物痛哭回家,看到一条白手帕,记起这是她和男友何少怀的定情之物。柳星向朱启明借钱,说要去很远的地方,朱启明无奈告别。  杨芬听说高德昌病危了,大吃一惊,跑到高宅要见高德昌。杨芬看到高德昌躺在床上,竟然流下了眼泪。杨芬说自己不会再记恨他,并且自己欠的帐一定会还给高家。  高德昌从床上坐起,对老于说杨芬这丫头不一样,是自己的冤家。  胡大麻子闻知高德昌病危,率土匪潜入榆林城,准备夜袭高家。第5集   杨芬和高家安两个冤家在皮货店一碰头,你来我往大吵起来。高家安气愤离开。杨芬为把事情搞砸感到后悔。  高家安对高德昌讲要把皮货店买下烧掉, 但说何少怀人不错。高德昌对此留心。  何少怀到七里湾的折记香烛店报信,发现据点暴露借机逃跑,被追杀受伤,回到皮货店包扎伤口,看五牛送来的梅晓兰的信。杨芬敲门时,他把信烧掉,说自己没事。  何少怀到高宅送货,借机对高德昌说,希望他能出手制止七里湾的一场血雨腥风。高德昌不承认。何少怀摆明利害。高德昌被他的一番话镇住,改变主意。  老于和胡大麻子带领人马在七里湾扑了空,胡大麻子恼怒。老于带家丁和高德昌汇合,猜出是高德昌报的信。  柳星在来榆林路上被胡大麻子手下盯上,被抓上山。  何少怀让杨芬试新衣服,杨芬脸带羞涩和得意,显然误解了何少怀意思。杨芬发现另一套新衣服是何少怀送给自己女朋友后,脸涨得通红扭身跑了。何少怀一头雾水。  杨芬垂头丧气,告诉五牛何少怀有女朋友,跑回自己房间,换上旧衣服,赌气离开皮货店。第6集   胡大麻子见柳星非比寻常,认为她是烫手山芋,要送给高德昌做姨太太,想通过高来投诚国军。  山上杨芬的窑洞雨中倒塌,她躲在麦垛被五牛发现接回家。五牛娘想让杨芬做儿媳妇,杨芬没有表示就离开了。  老赵告诉何少怀,梅晓兰失踪被组织怀疑,让他保证据点安全。何少怀忐忑不安。  高德昌收到胡大麻子送来的信,决定把人接回来。玉秀为了报答高德昌救父之恩以身相许,高德昌拒绝了。  高家安在父亲房间发现了胡匪送来的柳星的箱子,拿走了一条白手帕。  杨芬来到何少怀处,把胡大麻子送的扳指递给何少怀,说自己买下身上的新衣服。  两人正在推让时,高家安进来了,嘲笑杨芬,两人争执。高家安无意中把梅晓兰的手帕掉在了地上。何少怀捡起,脸色苍白,问高家安手帕是哪里来的。高家安要求杨芬离开才肯说。杨芬大怒跑开。第7集   杨芬到赌场,得知高德昌下令不让她进赌场后,窜进赌场搅得鸡飞狗跳。  高德昌领着老于和几个算命先生来到赌场。算命先生们都认为杨芬是宜男之相。高德昌以销赌账为由让杨芬帮他接货,杨芬答应了。  杨芬被何少怀拉进店,告诉他答应高德昌接货销账的事。何少怀吃惊,请求杨芬平安带出那个姑娘,并告诉杨芬那人很可能是自己的女朋友。  马厩内,高家安趁高德昌和老于不至于,在接人的马上做手脚。  杨芬在五牛帮助下修缮窑洞,感慨万千。杨芬说一直把五牛当哥哥,两人含笑流泪。  杨芬从老于那里知道此次取货,是高德昌故意安排的,说自己不会领高德昌的情。  何少怀告诉老赵,梅晓兰很可能在胡大麻子手里,胡大麻子把她送给高德昌做姨太。老赵让何少怀为了据点安全不要出面。何少怀告诉老赵自己的想法。  杨芬和老于进了土匪山寨,不耐烦地要求验货。柳星想法逃跑,却被杨芬一把拽住。杨芬告诉柳星是来救她的,问她是不是来找一个人,柳星不说。杨芬一肚子火,告诉她是要接她去做别人的小老婆。  玉秀再次到高家求嫁,被高德昌严词拒绝。第8集   杨芬记着何少怀的交代,让柳星骑马。柳星骑的马受惊,将她摔昏。回城路上,杨芬紧紧搂着的她。  何少怀从五牛那得知杨芬带了一个姑娘进了高家大院,何少怀愣了。  杨芬带着柳星进屋,两人互不相让。看见了柳星嘲弄的眼神,杨芬让高德昌赶快收货清账,高德昌拿出欠条。杨芬看看柳星,一狠心拿着欠条出去了。  杨芬在院子里,和高家安起了冲突,一帮女人打作一团。高家安被高德昌打了一耳光,众人皆惊。  杨芬糟糕的样子吓到了久等的何少怀和五牛。何少怀要和杨芬再去高家,说柳星很可能是梅晓兰的化名,情绪焦急。杨芬让他放心,自己一定会救柳星。  在屋里睡得迷糊的柳星,被几个老妈子脱去了衣服。正哭泣时,听到窗外声响,是杨芬和五牛准备救她离开高家。一切顺利,原来是高德昌故意为之。  三人趁夜赶路,柳星体力不支,杨芬发现柳星鞋没有了,一路流血。杨芬把自己的鞋给了她。第9集   回到杨芬住处,柳星对破窑洞吃惊。杨芬打水给柳星洗脚。柳星感动得泪流满面。  高家院子里,高德昌看着猫戏老鼠的“游戏”很失望,让老于去杨芬那里探探情况。此时的高德昌对杨芬充满了好奇和留意。  杨芬要下山,托五牛照顾柳星并嘱咐不要告诉何少怀,否则会受连累。山间的信天游,让杨芬觉得自己心里有了何少怀这个人。  杨芬在皮货店碰到了高家安。从两人的争吵中,何少怀了解到送来的上海姑娘曾摔伤昏迷,急着要去高家探望。高家安告诉他,人已经被救走。杨芬否认自己救的。  柳星与五牛聊天。五牛告诉柳星,杨芬是个单纯善良的好人。  杨芬给柳星买了包子和一双新鞋,快到窑洞时发现了高家卫兵,慌忙向自家窑洞赶。见到五牛后,才松了一口气。杨芬进窑洞看到柳星把她的衣服缝补齐整,不知说啥好,把新鞋塞给柳星。  何少怀告诉老赵,杨芬很可能已经救出了人。老赵告诉何少怀,梅晓兰很可能被捕叛变。何少怀无法接受。  老于告诉高德昌,杨芬把柳星藏在自己的窑洞里。高德昌想起了早上的那只老鼠笑了。  杨芬得知柳星要找的人叫何少怀,大吃一惊。第10集   杨芬从五牛那里确认了何少怀就是柳星要找之人,叮嘱五牛不要将此事告诉柳星和何少怀。五牛不解,二人大吵,不欢而散。  杨芬回到窑洞,在门外发现脚印,注视着熟睡的柳星,内心极其复杂。  皮货店中,何少怀握着两块手帕回忆,潸然泪下。杨芬来问起上海,何少怀怀疑。杨芬巧妙打岔,何少怀便相信了她。  五牛路遇高家安折磨玉秀上前制止,却被玉秀拒绝,只好离开。五牛告诉杨芬,自己明白了她为何不告诉何少怀实情,杨芬心烦意乱地走了。  杨芬和柳星相处日渐融洽。杨芬想劝柳星离开榆林,柳星表示自己一定履行诺言,不找到何少怀决不罢休。对于柳星的执着,杨芬感到很苦恼。与此同时,杨芬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对何少怀的心意。  玉秀一直在高宅门口坚持不走。高德昌告诉大太太,他想要的人是杨芬。  老赵告诉何少怀要运一批盐到根据地,让他和高德昌打招呼。并且告诉他,组织上认为梅晓兰有重大嫌疑,何少怀失魂落魄地离开。  何少怀到窑洞,杨芬和五牛一起上前拦住,三人争吵。听到争吵声的柳星走出窑洞,只看到了何少怀的背影。第11集   杨芬看出何少怀内心的痛苦,内心纠结。她告诉何少怀一定会找到柳星,何少怀苦笑。  杨芬垂头丧气的走进窑洞,问柳星喜欢一个人咋那么难受。柳星不解并告诉杨芬自己没有爱上什么人。杨芬吃惊,欲言又止。  老赵发现何少怀还在寻找柳星,非常生气,动手打了他。两人抱头安慰。  何少怀拜访高德昌,离开后高让老于留意何少怀的货。  杨芬梦中惊醒,发现柳星不见了,于是跑去找。柳星在山路上边走边念诗。杨芬循声找来。柳星告诉她要去找何少怀。杨芬又气又恨,却不得不跟在柳星身边,一路走一路劝,可柳星不管她怎么说,就是不停。路上两只饿狼出现在她们面前。饿狼扑向柳星,杨芬疯狂地和饿狼作战。危急时候,五牛和五牛爹赶到,用****把狼打跑。  杨芬疯狂地到城中找大夫救治柳星。治伤需要两味药,只有高家才有。杨芬到高宅负荆请罪。高德昌看到杨芬顿生恻隐之心,火速让老于带着自家的贵重药材和大夫去窑洞,并威胁说治不好柳星,他就要了大夫的命。  玉秀仍跪在高家门口,任凭母亲如何规劝也不肯离去。第12集   柳星终于脱离危险,杨芬也松了一口气。杨芬为自己的行为而不齿,茶饭不思。她告诉五牛,让柳星离开是因为何少怀,自己嫉妒她,但现在明白了她才配得上何少怀。  高德昌亲自找玉秀,认她做妹妹。  经历了这一场风波,杨芬终于对何少怀说出了实情。何少怀批评她自作聪明,说根本不认识也没有见过柳星,他的心上人另有其人。杨芬提出要柳星到皮货店养伤。何少怀无法确定柳星来意,便让杨芬隐瞒自己真实姓名。杨芬对此很不理解,却也只好答应。  在窑洞,柳星和五牛说话,终于知道自己要找的何少怀就是杨芬的掌柜,既惊喜又迷惑。  杨芬回到窑洞,柳星追问。杨芬说何掌柜的名字音同字异,私下让五牛一起保守秘密。  何少怀找到老赵报告情况。对于为什么柳星有那块白手帕,老赵做出猜测,但何少怀坚决认为梅晓兰绝不可能背叛。  何少怀将杨芬和柳星接进皮货店,发现柳星不是梅晓兰,追问杨芬。不料杨芬误解,二人不悦。  何少怀和柳星初次见面,柳星怀疑他就是真的何少怀,但何矢口否认。  送往根据地的货在出关时被扣,高德昌从皮货内发现盐粒。第13集   何少怀得知柳星是梅晓兰的学生,也是好姐妹,听她回忆和梅晓兰一起的事情,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何少怀想要打听梅晓兰情况,柳星坚持只能跟真的何少怀说。  何少怀要坦白时,高德昌找上门来,来意便是通过何少怀做媒向杨芬提亲。何少怀说自己不能做主,杨芬也一定不会同意。高德昌以扣押盐货威胁何少怀。  柳星和杨芬两个姑娘坐在一起,坦诚地说起了知心话。柳星早就看出杨芬对何少怀暗生情愫。而杨芬羡慕柳星会读书写字,觉得这才配得上何少怀。柳星便说他可以教杨芬写字。杨芬兴奋地找来笔纸。柳星说杨芬名字好,说每个女人都是花朵,每朵花都有自己的芬芳。  何少怀告诉老赵,盐被高德昌扣了,原因是为了逼他保媒。老赵让何少怀以大局为重,完成任务是第一位的。  何少怀回店。柳星又在何少怀这个名字上进行了试探。何少怀借故把杨芬叫到门外,杨芬让何少怀不要担心。何少怀赞叹杨芬的机灵。  夜深人静,高德昌发现高家安焚香祷告,询问得知高家安喜欢上了何少怀。高德昌吩咐大太太让高家安对何死心。  何少怀见高德昌,拒绝提亲。高德昌怒不可遏,两人打斗在一起。高家安偷听了两人的对话。第14集   高家安偷走令牌,帮何少怀运出盐货。高德昌得知后,默许了高家安这个人情。  高家安回来撞见杨芬。杨芬巧言善辩地让高家安帮她取出了柳星的箱子。回到店,柳星检查发现手帕不见了。杨芬告诉她,何少怀那里有一块,是高家安落在这的。  老赵告诉何少怀叛徒不是梅晓兰,梅晓兰生死未卜。  柳星从取货单上发现何少怀真名,并从抽屉发现了手帕,僵在那里。这时,何少怀进来,见事情泄露,向柳星坦白了真相。柳星说出梅晓兰牺牲的整个经过。何少怀忍不住心痛晕厥。  玉秀在高宅门口寻死,高德昌命人用冷水泼醒,叫她立即走人。  杨芬见高德昌如此冷酷无情感到愤愤不平,上前咬了高德昌一口,并当着众人的面大骂他狼心狗肺,并起誓死也不会嫁给他。高德昌被骂得脸色铁青,说绝不会断子绝孙,自己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  杨芬让找大夫治病。五牛看着晕倒在地的玉秀,心中充满了怜悯。第15集   高德昌被杨芬当众拒绝,被激起了更大的征服欲。他对老于说,对杨芬越来越有兴趣了,一定要驯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丫头。  五牛把昏迷的玉秀背回家。五牛娘的埋怨和数落被玉秀听到,悄悄离开。五牛在城墙边缘发现了玉秀,危急时刻救下了她,哄她说杨芬能想办法让她嫁给高德昌。  杨芬和柳星发现何少怀不见了,到处找不到。回店后,杨芬从柳星那里对梅晓兰有了一些认识。  河边何少怀练枪发泄内心的痛楚,老赵一番劝慰让他平静许多。  正在杨芬和柳星焦急等待时,何少怀回来了。他脸色苍白但神色坚定,盘账后心事很重,因为他需要一批巨款购货。  五牛领着玉秀来到皮货店。杨芬揶揄五牛看上了玉秀。玉秀跟何少怀说自己只想报恩,不想为难杨芬和何少怀。玉秀答应五牛如果自己再想不开,就回来找他。  老于来送高德昌给杨芬的聘礼,何少怀不肯接受。看到这辈子见所未见的金银财物,杨芬却动了心,不知道这礼是收不得的,揽着盒子不撒手。柳星又好气又好笑,跟杨芬讲清道理,帮她收好。  高家内,大太太发现三姨太已有三个月的身孕,脸色阴沉。第16集   老赵把运盐证给何少怀。何少怀面有难色,说资金麻烦。而老赵说组织上经费也紧张。  高家,三姨太和马夫崔六跪在大太太面前,大太太让他们逃走。夜里,三姨太被人用车拉回,下身都是血。大太太得知她的遭遇,要她好好养身子。  夜深人静,何少怀在卧室取出家传玉镯,伤心落泪。杨芬和柳星闻声过来,看到何少怀哭红的眼睛,柳星隐隐猜到了何少怀可能是地下党员。两人离开后,何少怀将值钱的东西都包了起来。  第二天,杨芬和柳星从外边回来发现店内全空,大惊失色,却发现聘礼盒完好无损。杨芬和柳星知道何少怀把皮货都当了,并去了盐庄付款。  杨芬偷出当票,用高德昌给的聘礼赎回了何少怀的货物和玉镯。得知消息后,高德昌大怒,派人将杨芬捉来查问,却被杨芬说得哭笑不得。二人约定一月为限,如果到期杨芬没钱赎回聘礼,就必须嫁给高德昌。  何少怀和柳星分别从外面回来,发现店里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十分吃惊。何少怀发现当票和聘礼盒都不见了,非常气愤。  高德昌吩咐散布杨芬出嫁的消息,并吩咐所有人不能借钱给她,命令当铺除了杨芬任何人不能赎当。  二姨太对三姨太起了疑心,带走三姨太的药壶交给高德昌。高德昌发现三姨太怀孕,怒不可遏。第17集   大太太向高德昌求情,说这些年来他没有给太太们带来幸福,让人心寒。高德昌怒打她一耳光,大太太踉跄离去。  郊外,老于命人准备活埋崔六。高德昌出现,让把人放了。  何少怀依旧对杨芬不理不睬,收拾东西准备出远门,临行前他让柳星照顾好皮货店。杨芬看到何柳二人之间的默契信任,心里不是滋味,生气离开。  杨芬在集市上获悉全城都在传下月她就嫁人后,来找高德昌。高德昌问杨芬要怎样才相信自己是真心想娶她时,杨芬提出先休妻再说,高德昌仰天长叹。  杨芬得意地把让高德昌休妻再娶她的话告诉了柳星。柳星对此事依旧担心,忍不住叹气。  高德昌吩咐老于处理了三姨太,并准备休了大太太和二太太。得知消息后的大太太病倒在床上,醒来后留下贵重首饰离开了高家。  高家安发现不见了大太太后到处寻找,撞上了盛怒的高德昌。高家安被呵斥,又气又恨地离开。  二太太收拾好东西离开高宅。杨芬恰好逛到高宅门口,得知高德昌竟将妻妾全部休掉,还要活埋三姨太。杨芬震惊。第18集   杨芬来救人,跳进坑里抱住三姨太。高德昌得知后命老于放了三姨太。  高德昌告诉高家安大太太在青云寺。高家安问父亲是不是真的为了杨芬把太太们休了。高德昌平静地承认。  青云寺里,大太太看到高家安在门边等候,让女儿不要胡闹。高家安说会让爹来接大太太回去。  杨芬为了高德昌休妻满肚子无名火。高家安来找杨芬,诚恳希望杨芬能劝高德昌把大太太接回家。杨芬答应了。  杨芬告诉高德昌,是说过先让他休了三个婆姨再娶自己,可是没有说过把婆姨休了就一定嫁给他,并说以后可以和他做兄弟。高德昌哭笑不得,说娶定了杨芬。杨芬看出高德昌的坚定不是玩笑,便提出让高德昌先接回大太太。高德昌一头雾水,又一肚子火气。  高德昌到青云寺,让大太太以高家安母亲的身份仍回高家居住。  杨芬和柳星夜里聊天。老赵被中统特务追杀,受伤后逃进皮货店。杨柳二人帮他取弹疗伤,掩护离开。杨芬机智地赶走寻找上门的特务。  杨芬到老赵茶馆给他送药,无意中说出了老赵疗伤的秘密,引起了与高德昌一起的中统特务钱主任的注意。幸好老赵表现沉着淡定,没有被当场发现。第19集   何少怀回到榆林,老赵交代何少怀亲自押货。老赵称赞柳星表现出色,同意她加入组织。  何少怀拉着杨芬去当铺赎回聘礼,告诉她赎金是变卖家产凑够的,并说服了杨芬用这些钱赎回聘礼。当铺里,两人与高德昌对峙,高被迫允许他们赎回,二人挽着手臂得意而归。  柳星知道了何少怀是地下党员,想要加入组织。  高德昌在酒馆与众酒客喝得大醉。正要离去时杨芬来了,高德昌怒视,趁着酒性想要抢占她。杨芬奋力反抗,并说自己心里已经有人了。高德昌看着一身狼狈的杨芬,酒醒了大半,让杨芬骑马离开。  杨芬回到店内,否认自己受到高德昌的欺负。杨芬看着何少怀和柳星两人为自己忙碌,有异样的感觉。  何少怀去质问高德昌,高德昌察觉出他是共产党,要他离开榆林,被何少怀回绝。  柳星向何少怀讲老师梅晓兰的往事,坚定了要成为像梅晓兰那样的人的决心。  面对何少怀和柳星看似亲昵的言情举动,杨芬心里不禁有些气恼。何少怀将原本想送给梅晓兰的那一套新衣服给了柳星。  杨芬看见,一下子愣住。一气之下,她离开皮货店,准备回山上的杨家湾。第20集   杨芬回到山上,发现自己的窑洞焕然一新。而且更意外的是,玉秀和五牛两个人在窑洞里,杨芬明白两人好上了,向他们祝贺,五牛不好意思。二人正聊着,杨芬突然起身跑向山坡下。  杨芬回到皮货店,小心翼翼地探知何柳二人并没有住到一起,才心情轻松地转身离开。  柳星在集巿里发现有个男人跟着她,男人是朱启明。朱启明从书信中得知柳星来了榆林,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带柳星离开榆林。两人在车站时,柳星偷着下了车,让朱启明一个人坐车失望地离开。  高德昌亲自带人到杨家湾送来羊群、许多食物和衣服,并请戏班为村民唱戏,讨好杨家湾的乡亲们。杨芬的邻居都乐享其成,不停地议论纷纷。  杨芬让乡亲们不要辜负了高大人的好意,照单全收,但对两人的婚事仍然毫不松口,最后对他说,谢谢他送的羊。第21集   高德昌又一次被泼了冷水,归途遇见玉秀。玉秀希望高德昌对杨芬放手,不要和何少怀搞得两败俱伤。高德昌告诉玉秀,他从来不认识放手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离开杨家湾,高德昌来到酒馆喝醉,对何少怀和杨芬满腹怨言。高德昌醒来后打马回府,却不知不觉出城到了去杨家湾的路上。明白过来,他心灰意冷,勒转马头回家。  老赵告诉何少怀,有一批特效药需要从榆林关南下送到根据地,并说中统已经盯上了这批药。他指示何少怀去找高德昌。何少怀说正好高家安请他晚上去高家听戏,可以趁机去找高德昌谈。  何少怀告诉柳星新任务。交谈中,柳星因为何少怀的一个“我们”对何少怀萌生爱慕。柳星无意看到桌上摊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何少怀给杨芬取名字时引用的一句诗。  柳星来到杨家湾找杨芬,两人紧紧拥抱。柳星向杨芬表明对何少怀的情感并非其他,只是因为梅老师,想替梅老师关心他而不是爱他,让杨芬自己把握并争取,杨芬似懂非懂。二人将小手指勾在一起发誓永远做好姐妹。看着柳星远去,杨芬心情复杂。  这晚,高家安和何少怀在高家听戏。高家安向何少怀示爱,何少怀却毫无心思。大太太看在眼里,暗自叹气。第22集   高家安看出何少怀漫不经心,带他来到书房。何少怀趁机将一块令牌藏口袋后离开。  杨芬感觉何少怀要出事,和五牛到店得知何少怀已经去了榆林关接货,转头追出去。  何少怀和老赵在关外汇合,突然看到了杨芬和五牛,何少怀拉着他俩迅速躲进草丛。这时老赵引开了敌人,何少怀带着杨芬五牛去迎驼队。  何少怀抱着杨芬往前卧倒,当何少怀要起身时杨芬突然抱住他并小声向他说喜欢他,何少怀错愕的看着杨芬,委婉地拒绝了。但他还想对杨芬说些什么时,杨芬却拉着他往前急行而去。  山头老赵狂奔引开国军,因为弹尽而被捕。  何少怀杨芬五牛等人来到关卡,却遇上了胡大麻子的人。众匪截走了货物,情急之下,杨芬决定跟着去了胡大麻子那里。  何少怀回到皮货店内告诉柳星,亲自去找高德昌救人。高德昌却以让何少怀当晚和高家安成亲为条件才肯出面救人。何少怀无奈。  独眼龙回报胡大麻子货物已经到手。胡大麻子怀疑杨芬不是高德昌的四姨太。杨芬一番辩驳后,胡大麻子却以高德昌三番五次坏他的事为由扣下了杨芬。第23集   何少怀回到店内,把高德昌的条件告诉了柳星。柳星决定代替高家安做新娘。  大太太不同意何少怀和高家安的婚事。正在大太太和高德昌争执时,柳星拜访。她说服高德昌改变了主意。  高德昌得知杨芬被胡大麻子扣下,于是打马前去匪窝。  匪窝里,杨芬对五牛耳授机宜。五牛拿酒灌醉了几个看押的土匪,和杨芬趁机一起带着货逃跑了。  独眼龙带人追了出来。高德昌从山梁上冲了下去断后,让杨芬等人带着货先走,自己留下拖住匪兵。  何少怀知道了杨芬被胡大麻子扣下的消息,坐立不安。柳星默默看着他。此时老于请他们出场,两人无奈迈步出门。  杨芬进城得知何少怀要和高家安成亲的消息,催马急奔。她来到酒楼向大门奔去。这一幕被刚回城的高德昌看到,他凝望片刻,勒马走向别处。  婚礼气氛尴尬怪异。何少怀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那些人的热闹与他无关,也似乎他已经看到了人群中的杨芬。  再次回到榆林的朱启明正好赶上何柳的婚礼,拿着喜帖夹杂在宾客中,远远的盯着新娘。  婚礼司仪按当地习惯主持仪式,人群里忽然发出嘈杂的议论声。第24集   杨芬两眼直愣愣地走到了新郎新娘面前。何少怀什么也没说。杨芬也只是看了他一眼,转身来到新娘面前,抬手揭掉红盖头,看着柳星。  杨芬说她知道柳星一定是有难处,抱起一大坛酒一饮而下,说与她从此两不相欠。柳星面对姐妹,有苦难言。  杨芬出了酒楼,醉得栽倒在高家安面前。高家安告诉她是父亲一手安排的婚礼。  杨芬手持杀猪刀找到高德昌。高德昌承认安排了婚礼,说这只是一笔交易。杨芬气急,一通打砸。高德昌让杨芬解气。两人来到赌场门外,火烧赌场。  杨芬被火势惊呆,随后又被高德昌的表白吓住。高德昌告诉她烧赌场不光是为她,也为抗日。杨芬听后对高德昌另眼相看,两人对火喝酒。  当晚高德昌把杨芬带回家,亲自照顾。昏迷中杨芬不让他走,高德昌对杨芬说:我不走,羊粪蛋,我是你男人。  杨芬不断念叨何少怀和柳星的名字。高德昌醒来,杨芬已经走了。他没有追出去,知道有些事来日方长。  第二天,何少怀找高德昌兑现诺言,到87师部搭救老赵。高德昌感到为难,但仍答应了。  高德昌对87师师长谎称老赵是烧赌场的罪魁,是自己的仇人。师长张双城顺水人情,把人送给了高德昌,两人各怀鬼胎。第25集   高德昌暗中做手脚将老赵打伤放走。张双城明白了高德昌的意图,但在钱主任面前掩饰。  老赵来找柳星和何少怀,说为了安全要离开,并告诉柳星组织同意她加入的消息,三人手握在一起。何少怀说出没有发展杨芬的原因。  何少怀告诉柳星要一起去延安培训,上级要求他们以夫妻身份开展工作。正在这时,几名打手突然闯进打砸,并替高家安传话。何少怀决定去找高家安。  朱启明来到皮货店,看到店内狼藉疑惑。柳星告诉她是高家安派人砸的。朱启明怀疑柳星跟何少怀的婚事。柳星无法解释,只说为了何少怀什么都肯做。朱启明用笑容掩饰,看了一眼柳星后转身一脸阴沉地离去。  何少怀到高家辞行。高德昌猜出他们要去延安,说包容他们是为了家乡。两人的一番对话,何少怀了解了高德昌的态度,欲谈国事时被打断。高德昌问他对杨芬的感情。何少怀否认,被高德昌看穿心思骂他懦夫。何少怀平静接受,说出了自己的道理。  朱启明为高家安解气,射杀并吃掉了高德昌的鹰。  柳星到杨芬那为她准备饭菜和新衣新鞋。杨芬不领情,把她赶出。回来后,何少怀安慰她。柳星意味深长地看着何少怀,明白他压抑着对杨芬的爱意。  第二天,何少怀找到杨芬,说他和柳星要去延安。杨芬收下包袱泪眼点点,转身离去的何少怀也湿润了眼眶。第26集   朱启明引起了高德昌注意,查他底细后认为背景有问题,派人盯着他和高家安。  高家安听朱启明的的话,要求到账房管账。高德昌怀疑,让大太太留意不要被人骗了。  五牛和玉秀成亲了,喜庆气氛让杨芬怅然若失。她独自回去,窑洞却坍塌了。从废墟中挣扎站起的杨芬大呼上天不公,骂着骂着放声大哭。  杨芬从五牛和玉秀口中得知窑洞坍塌是高德昌派人动的手脚,怒不可遏,来到高家兴师问罪。高德昌大方承认,说想让她无处藏身,只能来城里见他。杨芬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  高德昌送她一个新窑洞,将杨芬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告诉她自己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杨芬这次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只当是赔偿。杨芬离开时,老于给了她一条小狗。  杨芬抱着小狗回到新窑洞,给小狗取名“老高”。  杨芬赶着羊群去放羊,扯着嗓子喊老高,突然高德昌抱着那只名叫老高的狗出现了。高德昌又一次向杨芬表明心意,杨芬虽嘴上拒绝了但却有些微微心动。  朱启明继续和高家安纠缠并打得火热,并且取得了高家安的信任,跟踪高家安和朱启明的家丁被早已察觉的朱启明开枪吓走。第27集   高家安向朱启明表明心意,愿意与他长相厮守,朱启明心不在焉。  老于向高德昌汇报朱启明的和高家安的动向,高德昌吩咐老于送朱启明回上海。  正在朱启明被押送出城时,高家安知道了消息,在父亲面前拿枪以死相逼。高德昌怜惜地看着女儿,命令带回了朱启明。  高德昌安排朱启明和高家安在账房学习料理事物。  朱启明偷进账房做了手脚,别有用心地告诉高家安账房金总管有问题。  深夜,朱启明将金总管绑架,用家人性命威胁他写信承认做了对不起高德昌的事情。  朱启明将高家安用药弄昏后放到装满炸药的谷仓内,制造假相,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给高德昌看。因此他获得信任,顺利搬进高家。  朱启明带伤回到旅馆,日军特务藤田大造早在那里等候他。原来朱启明这次来榆林已经是日本间谍。  藤田大造离开后,朱启明看父亲给他的信。然而他不知道,他的父母已经被杀。第28集   一年后。  高德昌天天来找杨芬,说会等杨芬嫁他到老,还等着杨芬给他生儿子。两人打闹起来,杨芬看高德昌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朱启明替高德昌打理榆林关的生意,一年间他隐藏锋芒,赢得了高德昌的信任。  何少怀和柳星带着一个孩子尕娃从延安回来,在街上邂逅杨芬。杨芬以为他们已经有了孩子,心中五味杂陈,彻底心灰意冷了。  杨芬和高德昌讨论羊结婚生子是否幸福的问题。高德昌误以为杨芬已经动心,回来才知道杨芬另有所指。  杨芬到高家主动提出要嫁给高德昌。高德昌喜不自胜,两人在房间内平安度过一晚。第二天,杨芬离开时和高家安大吵一场。高德昌醒来不见杨芬,十分激动,过后才明白这个女人对自己有多重要。  杨芬回来发现柳星抱着孩子在等她。柳星告诉杨芬,嫁给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同样会获得幸福,而且说高德昌和她在感情方面是一快一慢,杨芬迟早会喜欢上高德昌的。  杨芬叹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说只要何少怀送她出嫁她就同意。  柳星回来因为高杨婚事和何少怀吵了起来。何少怀痛苦地答应,靠着墙无声流泪。第29集   何少怀独自去找杨芬,把家传玉镯地给她。二人推挡时玉镯落地,何少怀抓住杨芬的手,二人深情凝望,然后抱在一起。不料这一幕被高德昌看到了。  何少怀落寞下山,被盛怒的高德昌打倒。高德昌警告他远离杨芬。何少怀吐血。  带伤的何少怀到高家提亲,说杨芬愿意嫁给他。高德昌惊喜。  高家准备婚礼,热闹非凡。高德昌带着杨芬挑选珠宝首饰。杨芬看着狂喜的高德昌无奈。  高家安为了阻止婚礼,带着房契地契逃走,以高德昌赶走杨芬为条件才肯回来。  朱启明到处找高家安未果。高家安却坐在高家最高的房顶上冷眼俯瞰着婚礼进行。  高家大院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高德昌的婚礼正在进行,何少怀却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这一场景被房顶的高家安看到。  高德昌得知后让周大夫来诊脉,周大夫说并不乐观。  高家安到洞房告诉杨芬何少怀的病情。杨芬急冲冲向门口,撞上了高德昌,二人为此起了争执,杨芬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高德昌开枪大怒。第30集   高家客房内,杨芬守护病情严重的何少怀,任凭何少怀和老于如何劝说,都不肯回洞房,坚持在病床前守护了一夜。  高家安要求朱启明入赘到高家。朱启明为难,说需要考虑一段时间。  杨芬在院子里忍不住和高家安吵了起来,话如利箭,回头才发现高德昌脸色铁青走过来。高德昌瞪着杨芬,表情冷漠。杨芬离开。  杨芬失踪了。高德昌吩咐放老高出去找。杨芬找到一间破柴房打算将就一夜。早晨,杨芬正要带着老高回山上,大太太出现在了柴房门口,她劝回了杨芬。  高德昌和杨芬重修旧好,准备弥补洞房之夜。这时,老于慌慌张张地进来将高德昌带走。老于告诉高德昌,要和日本人开战了。  日本人的飞机轰炸了榆林。高家被炸毁,杨芬带领众人躲进地窖,但没有找到大太太。杨芬奋不顾身,在瓦砾堆中找到奄奄一息的大太太。临死之前,大太太告诉了杨芬一件重要的事。  大轰炸过后昔日气派的高家大院已经惨不忍睹,高德昌抱着祖宗遗骨在大院内痛哭,说高家祖坟也被日军炸毁了,痛骂日军,说与之不共戴天。  杨芬在街道上被无赖纠缠,何少怀及时出现,帮她摆脱,并劝说她帮助高德昌度过危机,共报家仇国恨。第31集   高德昌回到家中,当众宣布自己要毁家纾难,这一决定令全家人感到震惊。他在质疑中变卖家产,将筹得的资金作为军费开始购置武器、组建队伍。  现在的高德昌一无所有,他要杨芬离开自己,被杨芬拒绝。杨芬掏出高德昌送给她的贵重首饰,说要和他同生共死,同甘共苦。  高德昌变卖家产的行动遭到了高家安的激烈反对,她怂恿高家族亲来反对高德昌。高德昌坚持要变卖家产,买枪买马。杨芬挺身而出,拿出大太太告诉她、从墙壁中取出的地契房契,劝说众人支持高德昌。所有人被杨芬的话打动,同意一起抗日。  藤田大造来到榆林,给朱启明布置任务,尽快获得榆林地区的河防兵力配置情况。并让朱启明主动联络已被日军收买的胡大麻子。  杨芬赖在高家不走,拿出欠条说还欠着高德昌的赌债未还,愿意给他打工做伙计。高德昌哭笑不得,但也深受感动。  朱启明已经获得了高德昌的信任,顺理成章,高德昌将打理生意、变卖家产是诸多事项都交给了朱启明全权处理。第32集   高家安看到杨芬在高家打扫庭院,便上前痛斥她。高德昌出来在两个女人之间化解。  高德昌派朱启明去说服胡大麻子,邀他进城,共同组织队伍抗日。  何少怀获知胡大麻子已经被日军收买。到高德昌家向他通报,但高德昌不为所动,说不几日就会和胡大麻子联手抗日。何少怀说他引狼入室。  朱启明来到胡匪部,刚到就被胡大麻子的手下捆绑起来。  胡大麻子用金条收买手下实力最强的独眼龙,说要占领榆林城,搞垮高德昌,共享荣华富贵。独眼龙满口应承下来,却私下威逼利诱胡大麻子的勤务兵狗子,要他监视住胡大麻子的一举一动。  何少怀回到皮货店,决定只身深入虎穴,揭穿他们之间的阴谋。但柳星不同意,认为那样做太危险。何少怀说了一番话,打动了柳星。  胡大麻子在密室内与朱启明商议,内外联合夺取榆林关,夹击国军部队,迎接日军进城。不料被狗子偷听。  进城路上,何少怀迎面正好遇见胡大麻子的部队准备进城和高德昌“联合抗日”。  何少怀拦住道路,游说土匪们共同抗日,不做汉奸卖国贼。胡大麻子命令手下干掉何少怀。形势剑拔弩张,万分紧急。第33集   高德昌和柳星拍马赶到。  独眼龙知道了胡大麻子想要向日本人投降、出卖榆林城的阴谋,率领自己的手下倒戈。土匪们大都同意抗日,国难当前,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朱启明眼见大势已去,想偷偷溜走。狗子随后追赶上来。朱启明杀死了狗子,这一场景被柳星看到。朱启明故作慌张,骗过了柳星。  朱启明和柳星回到众人面前,看着胡大麻子大势已去,为了掩护自己的间谍身份,他当众开枪击毙了胡大麻子。  回城后,高家安对朱启明更加信任,已经产生了真挚的感情。而朱启明心另有所思,他这次被日本人派到榆林来的任务很明确,就是要找到黄河河防的薄弱环节,比如国军和八路军的结合部的具体位置,以便日军重点突破。  高德昌、何少怀和独眼龙三人率领部队进入榆林城,商议加入国军,共同抗日。  高德昌和杨芬到87师部劝说张双城同意他们的队伍开赴前线配合作战。张双城认为土匪恶习难改,断然拒绝。高德昌据理力争。  张师长和杨芬约定,只要她治好士兵的疟疾,就答应高德昌上前线。杨芬治好了士兵,病房门口一帮护士和病好送了杨芬许多礼物。第34集   在师部,张师长要求高德昌的队伍要军纪严明。高德昌答允。  高德昌和杨芬骑马并行,杨芬脸上洋溢着得意,高德昌却一脸愁云。高德昌和杨芬骑马到了驻地门口,发现气氛不对。门口站岗的换成了87师的人。  原来独眼龙手下的三个士兵在榆林城喝酒闹事,并当众调戏老板娘,被国军抓住,要求按军纪处置,而独眼龙和他的手下说什么都不答应。  三个闹事的士兵被绑在了木头柱子上。这时,高德昌跟着看守的士兵走了进来,让看守把他们都解开了,陪他们喝酒聊天,说要和他们一起共赴刑场。一番豪言壮语,三个人被镇住了,他们默默喝酒。  朱启明告诉高家安他要走了。高家安隐约感觉到一丝不祥,两人拥抱在一起。  何少怀在独眼龙的房间,劝说独眼龙为大局考虑,一起打鬼子,不要感情用事。  日军加紧备战,想要占领中国的黄河。  高德昌让老于把自己绑起来。老于去87师的长官那里求情未果。榆林满城风雨,都知道高德昌要被砍头的消息。杨芬骑马泪奔。第35集   刑场上,高德昌说还没杀死一个鬼子就被杀头一点都不冤枉,因为他组建了一支抗日队伍,一个人干不成事,只有靠一支敢打敢拼的队伍,才能不让日本人踏进榆林半步。  这时,杨芬跳上了行刑台,用马鞭将自己和高德昌捆成死结,说要和高德昌一起死。  危急关头,老于和张师长来到操场,制止了行刑,当众宣布将高德昌、独眼龙的部队改编为第87师独立团,任命高德昌为独立团团长。全场沸腾。杨芬喜极而泣,和高德昌紧紧抱在了一起。  独眼龙告诉何少怀,有人看到朱启明跑时狗子跟了上去,而后来狗子被杀,朱启明让人怀疑。何少怀沉思,让独眼龙先试着摸他的底细再说。  高德昌让朱启明给他当文书。朱启明向高德昌保证自己会一辈子对高家安好,高德昌一脸喜色。  何少怀找到高德昌,说出独眼龙和自己对朱启明的怀疑,高德昌心有所动。  何少怀将白手帕送给柳星,说这属于她了,并感谢柳星一直爱着他。柳星幸福地哭了。  从柳星那里得知朱启明背景,何少怀一副严肃的样子,他告诉柳星他怀疑朱启明与日本人勾结。柳星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何少怀到高德昌处,当面质疑朱启明杀死胡大麻子和狗子的行为,认为他别有用心。第36集   朱启明被高德昌安抚后,躲在房间向日军发电。突然房门被踹开,独眼龙、高德昌与何少怀进房,将朱启明抓起来。路过花园时,朱启明用跑出来的高家安做掩护逃离高家。  朱启明逃进皮货店,与柳星狭路相逢,他抢过杨芬手里的尕娃,胁迫柳星乘马逃到黄河岸边。朱启明掏枪射向地上的尕娃。枪响一瞬,柳星用身子挡住了子弹。杨芬赶到,勒马将朱启明踹进河中。  杨芬将柳星搂在怀里。柳星临死前告诉杨芬,她和何少怀只是名义夫妻,希望杨芬能照顾好老赵的遗孤尕娃。她让杨芬把那条白手帕还给何少怀,希望来生他能给一条只属于她自己的手帕,然后闭上了眼睛。  柳星遗像前,杨芬把柳星的遗言告诉了何少怀。何少怀拿着那条白手帕,伤心欲绝。  河防保卫战一触即发。高德昌告诉杨芬,柳星已死,他愿意成全杨芬和何少怀,何少怀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他配得上杨芬。  杨芬当晚布置了洞房,对高德昌说,从嫁给他的那一天起,她就是他的人了。然后她自揭盖头,烧毁了那条在赌场“写”下的欠条,与高德昌成就了夫妻。  战斗打响,国军要求独立团坚守念沟湾。但高德昌、何少怀却从朱启明留下的电报中发现日军另有所谋。贾家湾战场上,独立团以弱敌强,拼死抵抗。战况空前惨烈,血肉横飞,硝烟弥漫,何少怀和独眼龙壮烈牺牲。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援军赶到,高德昌部队最终挫败了日军的图谋。  侥幸逃生的朱启明在柳星墓前,被高家安开枪打死。高家安看到他手里的上海车票,痛哭失声。  抗战胜利了。杨家湾的山坡上,杨芬、高德昌带领着他们的孩子和尕娃到何少怀等烈士墓前扫墓。一曲信天游回荡在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