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力荐
    215人
  • 推荐
    35人
  • 还行
    25人
  • 较差
    14人
  • 很差
    35人
评分加载中...

帕米尔医生

帕米尔医生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评分
主演:
张嘉译王茜华马永谢海霞张小童李振起
状态:
完结
类型:
大陆电视剧 生活 言情 生活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导演:
谢晓嵋
时间:
2013-11-08 16:05:19
年份:
2012
评论:
剧情:
电视剧《帕米尔医生》以真人真事为依据,描写一位支边的医生,经历了全身心脱...详细剧情
【电影观看小贴士】: [DVD:普通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tudou

帕米尔医生:网盘下载

迅雷高速:下载到本地观看更为流畅,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

喜欢看“帕米尔医生”的人也喜欢:

明星合集专题

Back to Top
电视剧《帕米尔医生》以真人真事为依据,描写一位支边的医生,经历了全身心脱胎换骨的磨练,为高原人民作出的贡献。六十年代初,吴天云由江苏扬州医专毕业,为支援边疆,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地外新疆帕米尔高原的乌恰县,然而,这里艰苦的环境和简陋的医疗条件使他沮丧万分,认为所学知识无用武之地,便在同学王成林的鼓动下决心离开。   吴天云给一位柯族患者做扁桃体切除手术,不料一做就是三个多小时,但痛苦的病人却对他毫无怨言;牧区妇女难产,他因为不会骑马而耽误了时间,赶到时产妇已死。几起事件深深触动了他的良知。医生如果治不好病人的病,救不了病人的命,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即使是调动,没有真本事,谁又会要呢?从此,他开始学骑马,学柯尔克孜语,钻研业务。为救人,他经常把自己的鲜血输给病人。一次下乡巡诊,家里来电报,母亲病故。但是他人在天涯,又是救治一群麻疹患儿,只有忍泪朝着东方祭奠,他的医术和医德换来了当地人的信任。   曾经有一面之交的师范生史华从乌鲁木齐毕业后,也来到乌恰教书,她心中暗恋着吴天云。为了进一步提高医术,领导批准吴天云回扬州进修,回来后办起了普外科,并领着柯尔克孜族医务人员在狗的身上做试验。几次手术成功,病人起死回生,使县医院的医疗水平上了台阶。然而,从家乡与他一起来的新婚妻子田桂林却不习惯乌恰的生活,哭闹着返回了老家。   文革中,为抢救一个严重烧伤的柯族患儿,吴天云毅然割下自己腿上的皮,移植到了孩子的身上。柯族人尊称他是新疆的“白求恩”。一天,州上的红卫兵跑来医院揪斗卫生局长,连同吴天云和李院长也一起架走,牧民们得讯后,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骑马追赶,硬是把押人的卡车给截了回来。   十几年后,史华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但田桂林却与吴天云离婚了。吴天云把两个孩子接到了身边。李院长退休,他升为医院院长,为当地的医疗建设着想,大力培养当地的柯族医生。八五年南疆大地震,人手不足,他让自己的女儿小燕子放弃报考银行职员来医院当护士。当他准备在废墟上重建梦中的新医院时,父亲癌症,他匆匆赶回家乡尽孝一周,临别时,他背着父亲走向渡口,当船儿驰离岸边时,望着病弱的父亲,想到生离死别,他不禁双膝跪的了甲板上……   新的医院终于建成,吴天云带领医务人员在周围种树种花,一心要把江南的美景移到乌恰。家乡人民没有忘记他,来信慰问并希望他落叶归根,但是,在当地领导和群众挽留下,他自豪地对儿女们说:回家乡只不过多一个医生而已,而在乌恰,吴天云只有一个,柯族群众需要我。然而,爱女小燕在护送柯族患者的途中不幸遭遇车祸,老年丧女的打击使吴天云痛不欲生。柯族群众纷纷前来慰问,当年植皮患儿的父亲带着儿子、孩子前来看望吴天云,说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孙子也是你的孙子……   丈夫已去世的史华,重又从乌鲁木齐回到乌恰,来到了吴天云的身边…… 第1集  1963年,吴天云由江苏扬州医专毕业,与一批江南学子一起分到南疆的帕米尔高原。坐了7天的卡车,吴天云和同学王成林到达克孜勒苏州的乌恰县。荒原上县医院的条件不堪入目,面对饮食不习惯,语言又不通,开了药方而无药可取的困境,他震惊而沮丧。第二天天亮了,一辆马车拉着一位因胃出血而休克的柯族牧民急驰而来。情况紧急,送病人去州医院已来不及,吴天云请示手术抢救,但是李院长却告诉他医院没有手术刀。眼看着病人死去,亲属们呼天抢地地哭喊,吴天云忍不住眼眶一湿。王成林趁机鼓动说,在缺医少药的地方当医生,只能空有一番抱负。二人商议后四处发信,要求重新分配或调动工作。第2集  吴天云欲给一位扁桃体炎患者做切除手术,李院长支持他并挪出钱买回器械。不料一个小手术他竟然做了几个小时,而十分痛苦的柯族病人却对他毫无怨言;牧区妇女难产,他因为不会骑马而与牧民合骑一匹马赶路,赶到时产妇已死,牧包前哭声一片。李院长告诉他这里柯族产妇的死亡率很高,“只见娘生儿,不见儿叫娘”的事常有。这几起事件深深地触动了吴天云。此后,他开始学骑马,学柯语,钻研业务,并将自己的血输给一位子宫大出血的柯族妇女。吉列根什公社发生了流行性麻疹,吴天云和木沙江骑马跑了3天路赶到,此时,扬州的电报也追了过来。一边是等待抢救的患儿们,一边是病故的母亲,何去何从,吴天云的心被撕成了两半…… 第3集  麻疹患儿们得救了,吴天云和木沙江在牧区巡诊后返回。一天,小学生吉恩斯被蛇咬伤,吴天云紧急处理时,用嘴把伤口里的蛇毒吸了出来,送吉恩斯来的年轻教师史华,更加深了对已有一面之交的吴天云的好感。史泰山由卫生厅调到克孜勒苏州当卫生局长,他是史华的二叔。他告诉吴天云和王成林,两年前之所以没有给他们回信,是因为他解决不了他们要求再分配的问题,新疆地广人稀,民族众多,可是医疗卫生保健事业却非常落后,牧区是太需要医生了。为提高当地的医疗技术,他批准吴天云回扬州进修外科。回到山青水秀的江南,吴天云忍不住对乡亲们讲起新疆的风情,他的话引起了一个姑娘的向往,父亲也希望他能找一个家乡的姑娘。面对家里孤独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弟,他同意了。第4集  吴天云进修回来正式挂起普外科的牌子,并和其他医生在自己养的狗身上做手术试验。吴天云的新娘田桂林来到乌恰县后,荒凉的景象与她梦中的新疆截然相反,再加上生活不习惯,失落感油然而生。山区发生雪崩,吴天云丢下怀有身孕的田桂林带队下去抢险,等他带着满脸的冻伤回来时,困守在家的田桂林委屈得像个孩子般哭起来。一天早晨,吴天云依依不舍地将田桂林送上汽车。牧民阿斯卡尔患结肠癌昏死过去,吴天云给他做人工呼吸,并顶住压力毅然给他做了切除手术。7月7 夜,他守在病床前直到病人睁开了双眼,这一手术的成功使乌恰县医院的医术上了一个台阶,许多病人慕名而来。王成林返回乌恰,为了能调回去,他也找了一位家乡的姑娘。边境发现鼠疫,需要吴天云去救治。辗转牧区时,喜讯传来,田桂林生了儿子。 第5集  “文革”的烈火终于烧到了边境,史泰山的腿被打断。牧民托肯的孩子托乎塔森严重烧伤,送到医院已气息奄奄。吴天云紧急抢救,让他渡过了休克和感染两大难关。为了使创面更好地愈合,只能植皮。托肯一听要割他的皮,吓得魂不附体。经过动员,他勉强躺在了手术床上,但听见刀叉碰撞的声音,又吓得跑去躲进马厩。孩子已上了麻药等待植皮,晚上的供电时间也快结束了。托肯终于战胜了恐惧心理,回到手术室,却见吴天云正从自己的腿上一片一片的割下皮来,从此,托肯逢人便讲汉族医生的美德。这时,州上的造反组织开车揪斗史泰山,吴天云和李院长也一起被架走。押送的卡车行至半路只见疾驰的马群狂奔而来。柯族骑手们吆喝着将卡车团团围住,司机只好调转车头,在牧民们胜利的欢呼声中将3人送回乌恰。 第6集  十几年过去了,史华的学生恩斯从卫校毕业成了吴天云的助手。在吉恩斯的婚礼上,一封离婚书送到吴天云手里。望着婚礼的喜庆场面,他强压住内心的酸楚。又有产妇难产,吴天云正要出发,王成林急急跑来,说商调函终于来了,自己马上要回家去办调令。他还说,因为吴天云关于烧伤创面愈合的论文很有价值,扬州医院烧伤科同意调他回去。吴天云很兴奋,相约二人在扬州见面。路上,他突然胃疼难忍,狂风袭来,不慎滚落马下,脚被马蹬套住,整个身子任奔跑的马拖着,吴天云昏死过去。他被牧民莫合恰依救回帐篷,醒来后又挣扎着连夜赶路。他输血给产妇,为其顺利接生后,又晕了过去。莫合恰依用车将他拉回自己家里调养,牧民们给他送来许多羊肉。王成林返回,并带来了吴天云的儿女。第7集  吴天云和已是军嫂的史华带着3个孩子在荒原上种下了3棵树。史华要随爱人的调动回乌鲁木齐了,分别时,她告诉他,当年19岁敢来乌恰是为追寻一个梦。然而阴错阳差,青春不再,二人只能默默地望着夕阳和晚霞。李院长退休,吴天云接任院长职务。他向县领导艾斯别克提出要改变医院的面貌,必须培养当地的柯尔克孜族医务人员,分期分批送他们出去进修。这一人才培训规划,使医院逐渐有了一批业务骨干。1985年8月南疆大地震,乌恰损失严重,吴天云率医务人员全力抗震救灾。护士人手不足,他让高中毕业的小燕放弃报考银行职员的机会,来医院上班。这时家乡又来急电,父亲已是癌症晚期。他匆匆赶回家乡看望,一周以后,父亲见他牵挂医院,便让他返回新疆。临别时,他将父亲背在背上,一步一步朝岸边走去。船儿离岸,望着远去的儿子在船甲板上向他双膝跪下,父亲热泪长流。 第8集  新的现代化的医院终于盖了起来,吴天云带领医务人员在周围种树种花,形成了一片绿洲。南疆流行肝炎,医院抽调人力成立肝病传染科,吴小燕为父亲分忧积极报名,在全县范围普查肝功。一天,家乡的政府机构来信,向支援边疆几十年的吴天云致敬,并随信寄来办理调动的一应手续,希望他叶落归根。天赐良机,儿女要他千万不要错过。吴天云也觉得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然而,县长艾斯别克却真诚地劝他留下来,他说:好兄弟,乌恰的山山水水舍不得你,几万乡亲更舍不得你呀!经过思考后,吴天云告诉儿女,家乡医生多,自己回去只不过多了一个普通的医生而已,而在乌恰,吴天云只有一个,柯族群众需要医生。 一个柯族危重患者要转院去乌鲁木齐,正在休假的小燕听从父亲的指派将患者送去住院。她去探视史华,此时史华的丈夫已因病去世,燕子有意撮合她与父亲的关系。患者因治愈的希望渺茫,希望返回家乡,燕子又护送他回来,路上不幸遭遇车祸。女儿的死对吴天云打击很大,他来到林子里,耳边响起燕子童年时吟诗的声音。托肯带着儿孙和一匹马来看望吴天云,说儿子身上长着你的皮,他就是你的儿子,孙子也是你的孙子。牧民们将精心制作的一套柯族服装披在了他的身上,史华又来到了他的身边,二人默默搀扶着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