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力荐
    215人
  • 推荐
    35人
  • 还行
    25人
  • 较差
    14人
  • 很差
    35人
评分加载中...
三十而嫁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评分
主演:
吴军贾青黄小蕾林申高宝宝
状态:
完结
类型:
大陆电视剧 都市 言情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
导演:
王小康
时间:
2013-11-08 16:09:28
年份:
2011
评论:
剧情:
该剧是王静茹、王小康姐弟联手打造的“婚姻三部曲”的收官之作,以一对都市...详细剧情
【电影观看小贴士】: [DVD:普通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三十而嫁:网盘下载

迅雷高速:下载到本地观看更为流畅,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

喜欢看“三十而嫁”的人也喜欢:

明星合集专题

Back to Top
该剧是王静茹、王小康姐弟联手打造的“婚姻三部曲”的收官之作,以一对都市“剩女”姐妹的感情生活为主线,讲述了“剩女”面对生活压力的烦恼和感情婚姻的无措。第1集   博雅公关公司的办公室里,总裁余诺诺关起门来拒绝处理业务,马上就要结婚的她,在婚礼前夕发现周桐不轨,请柬都发出去了却收不了场,她眼睛肿得像俩桃,没法见人。此时,金融顾问杜晓昂西服革履,拎个公文包正挨家挨户敲门,推销他的中小型企业融资产品。   余诺诺让谢炀宣布提前下班,遣散了员工,杜晓昂一路吃着闭门羹摸到了空无一人的博雅公关公司门口,没有遇到障碍的他直接进了余诺诺的门,余诺诺大吃一惊后劈头就骂,杜晓昂忍无可忍后反击,余诺诺失控,将失恋的愤懑发泄在杜晓昂身上,杜晓昂工作不顺,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男的骂女的嫁不出去,女的骂男的娶不着媳妇,说着说着二人赌上了气,就要豁出去跟对方结婚。   格调高雅的法式餐厅内,余沫沫急赤白脸地跟老板讨价还价,姐姐的婚结不成了,她来负责讨回婚礼场地的订金,沫沫引起了“富二代”马林的注意,马林替沫沫摆平了餐厅经理,请她吃饭,沫沫对又有钱又帅气的马林心驰神往。   余诺诺和杜晓昂稀里糊涂领了结婚证,诺诺约法三章,已婚的事实对谁都不能说,并且骗父母说自己租了个房子,搬出了余家,搬进了杜晓昂的住处,杜晓昂怀疑诺诺是个女骗子,心里不快,但是这不快很快就被冲散了,余诺诺意外怀孕了。   余沫沫登门拜访马林那单身的母亲程小英,在豪宅里手足无措,寡居的程小英想来难以亲近,她不喜欢沫沫,认为沫沫是看上了儿子有钱,马林一心喜爱余沫沫,决定擅自跟沫沫试婚,由于程小英的反对,试婚地点定在了余家。   杜晓昂欢天喜地通知农村的父母上门来照顾新媳妇生孩子,这边厢余诺诺却带着谢炀偷偷去做人流前的体检,无意间被周桐发现了。   余沫沫说服父母,让准新郎马林到家里来住,并且渲染了一番自己要嫁入豪门的事实,余家虽然看不惯试婚的做法,却磨不过被从小宠大的小女儿,同意了,于是,大少爷马林住进了余家。   杜晓昂告诉余诺诺,自己的父母马上就要到了,余诺诺大惊,要命的是尾随诺诺找到这里的周桐敲响了房门,直接告诉杜晓昂,孩子是自己的,杜晓昂崩溃,跟诺诺大吵,拉扯间,诺诺重重摔了一跤,孩子流产了。   心怀愧疚的杜晓昂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余诺诺,父母却已然驾到,杜庆春、曹芳两口子对新媳妇很满意,拿出农村那一套保胎土法张罗开了,杜晓昂和余诺诺只好配合演戏。   第2集   余诺诺演保胎演得起劲。   刚送走余家老两口,安抚了余诺诺,房东上门催房租,杜晓昂百般掩饰,才没让余诺诺和父母发现连这小房子也是租的。   杜晓昂被迫紧急看房,却发现买房子是个梦想,同时,杜家老两口也开始偷偷地询价,想卖了这小房子添上棺材本换个大的,将来跟儿子儿媳一起住,杜晓昂发现家里有人来看房,才知道父母在卖这个租来的房子,暗自叫苦,加上媳妇对表演保胎意见越来越大,他只好劝说父母同意让儿媳妇去做人流,在父母的激烈反对下,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和前妻有一个孩子的隐情。   杜家老两口大喜,逼着杜晓昂把孙子接过来看看,杜晓昂再次硬着头皮打越洋电话给前妻,除了被拒绝外还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余沫沫拐跑了自己的儿子,程小英很是不满,正好马林的姐姐马小柔从国外回来定居,程小英找到了战友,母女俩决定断了马林的生活费,以示警告,马林除了还开着原先那辆保时捷外,就剩下一个月6000块钱的工资了,余沫沫表示,要跟马林同甘共苦,以情化解恩怨。   余沫沫为了讨好马家,从马小柔的儿子小龙入手,把这个邪ABC”哄得很高兴。马林和沫沫一起去接小龙放学,直接接回了余家吃晚饭,饭桌上,第一次到娘家吃饭的杜晓昂一个劲地表现,在不断暴露大少爷习气的马林衬托下,让余家老两口挺满意。席间,小龙谈起国外的生活,和杜晓昂特有“共同语言”,余家人除了很喜欢小龙外,对杜晓昂的海外生活经历也感到挺有面子,余远志和王莉表示,只要杜晓昂好好待诺诺和将要出世的孩子,他们就不再为难小两口了。   马小柔接孩子没接着,一问才知道弟弟给带到余家去了,她生气地将车开到余家楼下,让马林把小龙赶紧送下来,小龙玩得正高兴不肯跟舅舅走,余诺诺于是哄着小龙给送到了楼下,诺诺本想跟马小柔客套几句,马小柔很不友好,搞得诺诺也不高兴。   杜晓昂在阳台上看见了这一幕,大惊失色。   第3集   马小柔约杜晓昂在咖啡厅见面,她精心梳妆一番赴约,向杜晓昂提出,自己这次回来是因为儿子长大了,需要父亲,杜晓昂忙不迭地拒绝复婚,马小柔冷笑道复个屁婚,并提出自己的想法:孩子每个月跟父亲过两次周末。   马小柔这种“西式”的安排,杜晓昂很容易理解,可他做不到,老婆余诺诺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呢。   杜晓昂问起小龙在哪,马小柔说让弟弟马林带走玩去了,杜晓昂让马小柔看好孩子,反应过激,马小柔一头雾水,杜晓昂要求让父母先见见孙子,至于过周末的安排容自己再想想,盛怒之下的马小柔当场拒绝。   杜庆春、曹芳拎着鸡汤,在某楼盘的销售处付了定金一万元。   余诺诺正在公司忙活,金融危机使公司追讨尾款成了大难题,正烦恼间,杜家老两口竟然拎着鸡汤来到公司,要给孕妇补身子,   马林天天开着保时捷去接余沫沫下班,让沫沫在公司很有面子,还杜绝了不怀好意的客户对沫沫的骚扰,沫沫幸福之余,催促马林结婚买房的事,马林被断了经历来源,有口难言。   余诺诺无奈找妹妹帮忙,说出了意外流产的事实,沫沫大怒,要找杜晓昂算账,被诺诺拦下,劝了一番后,沫沫答应和姐姐一起搬救兵,让爸爸余远志、妈妈王莉出面协调,余远志、王莉只道是女儿擅自做了人流,只得带着负罪感登门道歉,曹芳恸哭,杜庆春悲愤地将购房意向书拍在桌上,说已经为他们选好房付了定金,就为送儿媳和未出世的孙子一份大礼,杜晓昂的反应也让杜家二老不满,他似乎对人流一事无所谓,还替诺诺说话,杜晓昂心里清楚,这孩子是因为自己冲动才没有了的。   余远志、王莉只道是因为经济问题,女儿出下策做了流产,王莉心疼女儿,跟余远志商量和杜家合资买房,做点贡献,余远志同意了。   儿子儿媳上班后,杜家二老带人看房终于引起了房东的注意,摸清情况后大惊,于是报了警,警察驾到后,杜家二老才知道这房子是租来的,他们急召儿子回家,杜晓昂无奈承认房子是租的,三人灰头土脸去退回了新房定金,期间在售楼处不免一番“厮杀”,最后惊动了销售总监出来调停,此总监不是别人,正是周桐。   第4集   余家二老邀请杜家来吃饭,席间表态要为新房出一半的钱,杜庆春、曹芳只得说出新房暂时不能买了,理由是房子快降价了,等等更划算,余远志、王莉认为这是农村人耍滑头,想逼余家出全款,这顿饭又是不欢而散。   杜晓昂告诉了余诺诺,自己的房子是租来的,余诺诺闹了一阵后,只能接受现实。   杜庆春、曹芳急于想见孙子小龙,杜庆春无奈,约马小柔见面假装谈判,要求带上儿子,马小柔同意了,高级餐厅里,杜庆春、曹芳、杜晓昂、马小柔、小龙全来了,马小柔对杜晓昂带上了父母感到惊讶,杜晓昂未免小龙认出自己,谎称感冒戴上了大口罩,杜庆春、曹芳对小龙非常喜爱。马林因为买房的事向姐姐马小柔借钱,马小柔将他约到了餐厅,杜晓昂得知,忙带着父母“逃窜”了。   马小柔拒绝了马林借钱的要求。   周桐以谈业务为由,将余诺诺带到了一间新房,并告诉他这就是杜晓昂退掉的房子,并告诉她杜晓昂给不了她的,自己能给。   马小柔驾到,余沫沫如临大敌,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迎接“准大姑姐”,马小柔上门后,看见了杜晓昂的照片,这才知道杜晓昂已经结婚,娶的还是抢走弟弟的余沫沫的亲姐,对于杜晓昂的欺骗,勃然大怒,余沫沫不知何故,送走马小柔后,打电话给马林报告。   马小柔找到弟弟,哭诉,马林才知道小龙是杜晓昂的孩子,这下闯了祸,马林告诉余沫沫后,余沫沫上门,苦口婆心劝马小柔保密,不能让诺诺知道,期间被程小英和马小柔一顿挤兑。余沫沫走后,程小英奇怪为何马小柔哭得这么伤心,马小柔才道出自己想跟杜晓昂复婚的念头。   小龙跟舅舅马林混得正开心,常闹着要上沫沫家里玩,马小柔一改常态地赞成,小龙成天在余诺诺身边晃悠,余沫沫有话不能说。   第5集   余沫沫和马林喜欢杜晓昂退掉那套房子,决定接手,周桐答应打个大折扣,马林欣赏周桐的大度,谁知周桐得知沫沫买房是为了给余诺诺和杜晓昂腾地儿,翻脸拒绝打折。   周桐一冲动,跑到余远志面前,说出了余诺诺意外流产的真相,并表示要对诺诺负责,余远志告诉周桐诺诺已经结婚了,周桐大惊,找到余诺诺发了一顿脾气,并说诺诺傻,也再次提出把公司的肥差交给诺诺,俨然一副要为诺诺闯的祸“擦屁股”的架势,诺诺犹豫了。   余家老两口知道诺诺流产是杜晓昂的责任后,命诺诺搬回家,诺诺不从,余家二老登门大闹,亲自领回了女儿,至于小龙的事,为了不太刺激诺诺,谁也没说,但4位老人言语间已是都清楚了,只有余诺诺蒙在鼓里,最后,王莉是哭着带走余诺诺的,而杜家人自知理亏,觉得自己确实太欺负人了。   余诺诺搬回家后,见马林只得天天睡沙发,于是敦促杜晓昂解决买房的事,并且让杜庆春、曹芳上门向自己父母道歉,此时杜家内部分化了,杜庆春认为应该去道歉,曹芳却说旧社会三妻四妾都行,儿子又没犯重婚罪用不着道歉,何况自己两个孙子都想要。   杜晓昂去向马小柔借钱,马小柔道破杜晓昂已婚的事实,跟杜晓昂翻脸,并索要小龙的赡养费,如果不给就把小龙的事告诉余诺诺,杜晓昂碰了一鼻子灰。   马林拿着微薄的工资,过起了城市贫民的日子。   第6集   余沫沫在汽车销售公司上班,公司里盛传沫沫的大款男友落了难,保时捷没了,还有人说天天看见二人挤地铁上下班,余沫沫心中失落,工作中多有失误,经理对其不满。余沫沫和朋友聊天,说起马家那个姐姐跟棘手。   杜家两口逛公园,说起现在没事干,说道孙子也没了,要不就回去?杜家内部分化了,杜庆春认为应该去道歉,曹芳却说旧社会三妻四妾都行,儿子又没犯重婚罪用不着道歉,何况自己两个孙子都想要。   杜晓昂被解雇了,理由是没完成每月的销售定额,他臊眉搭眼回到家,请爸妈吃饭,又赶上爸妈想念孙子,要求见小龙,杜晓昂里忧外患,和父母闹得很不愉快。   转天一早,杜庆春和曹芳心疼儿子,主动和解,为杜晓昂做了丰盛的早餐,杜晓昂实在说不出口自己已被解雇,拎着公文包假装上班去了,在街上晃悠。   杜晓昂走后,马小柔去了杜家,向杜家老两口提出想跟杜晓昂复婚,以孙子和自己的经济实力诱惑,想让杜家二老帮忙,曹芳眼看就要答应,杜庆春却一番话语,道出了人应重情重义的观念,送走马小柔后,曹芳和老伴儿打了一场嘴仗。   杜晓昂来到余诺诺公司,想告诉她自己失业的事,正赶上余诺诺在和周桐商量合作细节,杜晓昂生气了,很没素质地诋毁了周桐。   汽车公司展厅内,一对有钱男女来买车,接待时沫沫被奚落,沫沫与客户吵了起来,一气之下,余沫沫辞职了,临走前用马林的信用卡买下了那对有钱男女看中的车,电话中跟马林商量时哭哭啼啼,马林一心疼也就同意了,反正房子也暂时不买了,余沫沫开车离去,好不痛快。   车刚买,程小英那边就收到了银行的通知,她的信用卡附属卡在某汽车销售部消费32万元,程小英心下奇怪,让马小柔去看看儿子搞什么名堂。   马小柔被杜庆春一番数落,正在气头上,她借口自己忙,让弟弟接小龙放学,打算让弟弟回家聊聊,马林的保时捷是瞒着家里人卖的,无奈只好让余沫沫开新车去接小龙,当余沫沫的车开进马家大院时,程小英一下就明白了,她多日来第一次给马林打电话,怒斥马林之余,责令他自己还信用卡账,说再也不管他了。   余沫沫将小龙送进门,程小英母女跟沫沫谈话,言语间表示明白沫沫是看上了马家的钱,但是如果沫沫愿意为马家生个儿子,马家就接纳她这个儿媳,沫沫自觉受辱,强硬地拒绝了,双方不欢而散。   余沫沫买车的喜悦维持了不到1小时,心情马上跌入了谷底,她打电话给姐姐,诉说了嫁入豪门也不是个轻松的差事,姐姐劝她和马林好好谈谈。   余沫沫开着车来到马林位于某艺术区的公司。   第7集   马林骗沫沫车找到了,沫沫一家都很高兴,于是开始寻找店面,打算开百姓录音棚。   马林到杜晓昂公司找人没找到,才知道姐夫已经失业,两个一脑门子官司的男人在咖啡馆见面,杜晓昂将银行卡还给马林,卡里就剩20多万了,什么也干不了,两个男人为解决危机,认真谈起了炒股票的事情,二人决定以这20多万为本金,动手干。   自从余诺诺搬回家住之后,马林就一直睡沙发,余沫沫因为音棚的事经常和马林商量到半夜,在屋里商量影响姐姐睡觉,在客厅折腾影响爸妈睡觉,二人有时候就跑到走廊借着走廊灯在图纸上写写画画,余诺诺心中不忍,加上马林在余家有了地位,余家老两口也觉得不落忍,言语间自然就常常埋怨杜家不来和解,余诺诺听得也心烦。   杜晓昂在给余诺诺送车的途中,接到了马小柔的电话,说儿子在学校被打了,让他赶紧去。   小龙的脸上一个大黑眼圈,衣服脏兮兮的,可怜巴巴地站在学校门口向妈妈解释,自己打架是因为说话发音被笑话,小龙看着那个跟他打架的小朋友被父母一起接走,还被爸爸一把扛了起来,闷闷不乐,马小柔心疼,可再打电话时,杜晓昂却已经在马自达4S店里修车了,他一着急把车撞了。   马小柔直接把小龙领到了杜家,她把杜晓昂拉到一边,跟杜晓昂摊牌,小龙的童年不能失去应有的父爱,这个月由杜晓昂来带儿子,下个月再回到马小柔身边,如果工作忙,也可以双休日杜晓昂,工作日马小柔,杜晓昂没有任何理由拒绝,马小柔答应先不告诉小龙杜晓昂的身份,只说让杜叔叔教小龙中文,给杜晓昂一段时间解决余诺诺的问题,说完转身离去。杜家二老看着孙子,很高兴,杜晓昂却很犯愁。   自从余诺诺搬回娘家住之后,周桐深知自己的感情马上就要死灰复燃,凭借多年做房屋销售的经验,果断的决定进驻余家,除了每天早晚接送诺诺外,晚上还顺便在余家蹭饭,余家二老碍于情面自然也不能将他扫地出门,席间马林和周桐侃侃而谈,饭后还得来杯咖啡,品起咖啡来一套套的,余家人不禁想念饭后会洗碗的杜晓昂。   马小柔以看望儿子为名,经常出入杜家,杜家二老也是热情接待,直到明白小龙的抚养权是马小柔的后,才开始想起要接余诺诺回家,没有余诺诺就没有孙子,他们明白了这个真理。   杜晓昂和余诺诺在电话里为回家的事扯着皮,还得躲着赖在家里的周桐和马小柔,正经的一对夫妻搞得倒像是偷情一般。晚上,余诺诺见马林和沫沫在房间里甜甜蜜蜜聊天,实在不忍打断,在沙发上看电视到深夜,周桐竟然一直不提要走,诺诺忍不住了,决定搬回家。   第8集   杜晓昂把诺诺将要搬回来的消息告诉了爸妈,杜庆春和曹芳都很高兴,连夜收拾房间,迎接媳妇回家,杜庆春让儿子好好对待余诺诺,抓紧要孩子。关于小龙,杜晓昂跟父母以及马林、沫沫统一口径,就说孩子是来学中文的,因为杜晓昂即会英文又会中文,余诺诺虽觉奇怪,但沫沫在旁边敲边鼓,也就信了。   当余诺诺打开新买的冰箱时,顿时有些傻眼,冰箱里贴满了各种各样的便利贴,上面记着全是自己爱吃的食物,杜晓昂那潦草的中英文笔记甚至详细的记着食物搭配的分量,便利贴上还有些备注,是杜家二老加上去的,余诺诺有些感动。余诺诺在家向来是从不动家务,至少在“保胎”时期,二老可谓是无微不至,感动之余,余诺诺自然也懂点脸色经常主动张罗一些琐事,   看着蒙在鼓里的余诺诺,杜家二老于心不忍,于是把催促他们要孩子的事提上了日程,曹芳无意间看见了余诺诺的避孕药,偷偷给扔了,几次三番,余诺诺就明白了老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问之下才知道冰箱里那些菜谱都是求子的土方。   小龙晚上要玩电脑。   马小柔以看望小龙为名,经常去杜家,每次都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每次也都吓得杜晓昂一脑门子汗,杜庆春、曹芳也为难得很,他们商量过后,决定请求亲家帮助。   杜庆春、曹芳拎着马小柔送来的礼品,登门拜访余远志、王莉两口子,说想把小龙送到余家来,为的是让杜晓昂和余诺诺顺利生孩子,余家两口子气得不轻,马林回家后一看那些进口礼品,不知就里的他说这是马小柔从国外带回来的,余远志和王莉当场就让亲家把礼品带了回去。   余沫沫紧锣密鼓地筹备着百姓录音棚的开张事务,杜晓昂争分夺秒地炒汇。   余沫沫近来接触的都是学音乐的兼职大学生,感慨良多,她跟姐姐提起年少轻狂时的理想,提起青春的感觉,姐妹俩对比现实生活,唏嘘不已。   杜晓昂炒汇赚了几万块钱,全给了马林,并胸有成竹地保证,用不了多久就有个机会大赚一笔,只是需要更多的本金,马林付了杜晓昂超出市价许多的手续费,并答应本金自己来解决。   杜晓昂赚了钱,跟余诺诺商量,杜家出面请余家二老吃顿饭,选一个高档餐厅,缓和一下两家的矛盾,期间,杜家二老的农村观念、余家的无奈、小龙在场的尴尬等等,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好歹两家人能对话了。   第9集   余诺诺在办公室里发脾气,由于会计碎嘴,把公司的亏损状况告诉了一些员工,余诺诺收到了很多辞呈,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余诺诺开除了会计,助理兼闺蜜谢炀劝诺诺赶紧接了周桐的活儿。   余诺诺回到家,让杜晓昂别去上班了,杜晓昂一惊,以为诺诺知道了自己失业的真相,余诺诺告诉他,公司需要个会计,还必须是自己人,杜晓昂一听会计二字,觉得受了莫大侮辱,自己一个搞金融的,怎么会沦落到给老婆当会计呢?杜庆春和曹芳也老大不高兴,说儿子镇不住媳妇,顺便催他要孩子,有了孩子,女人就收心了。   马林见余沫沫的录音室马上要进行到出钱租房子买设备的阶段了,很紧张,他跟杜晓昂商量,杜晓昂再次许诺,根据自己的判断,只要本金到位,很快就可以大赚一笔,于是,马林破天荒回了趟家,向程小英借钱,程小英答应,只要余沫沫来服个软,这钱可以借,或者马林跟余沫沫分手,搬回家住,那这钱也可以借。   马林向余沫沫提出结婚,并且要孩子,这样马家就能接纳她了,余沫沫认为马林到底是大少爷,吃不了苦,不同意,现实检验了马林对自己的感情——不合格。   姐妹俩又是一番唏嘘,男人没一个靠得祝   马林权衡再三,决定搬回家家住,谎称已经跟沫沫分手,先把钱弄到手再说,沫沫不知真相,哭得死去活来,余家一家人劝慰之后,都觉得反而杜晓昂这种男人更靠得住,杜晓昂因有了垫底儿的马林,地位有所提升。   余诺诺应邀参加了周桐公司的客户答谢酒会,周桐引荐诺诺给某中医馆的老板,这间中医馆正好要做宣推,周桐大力推荐诺诺的公关公司,余诺诺委委屈屈喝了不少酒,酒后,她一直忍着到了车边才吐,她没法开车,周桐也没送她,诺诺打电话给妹妹,妹妹叫上杜晓昂,一起将诺诺接回了家,杜晓昂心疼了,答应诺诺给她当兼职会计,余诺诺搂着杜晓昂睡了一宿,嘴里不断说着谢谢,杜晓昂有了心碎的感觉。   杜晓昂除了帮余诺诺处理公司账目之外,天天就是盯着外汇牌价,焦急地等着他的本金,可是马林却告诉他,关于本金,自己正在准备。   小龙感冒了,杜庆春和曹芳慌了,给余诺诺打电话,余诺诺让二老带孩子去那家相熟的中医馆看病,杜庆春想起自己会针灸,为了省钱,在家擅自给小龙治疗起来,当马小柔看见扎了一后背钢针的儿子,差点没昏死过去,杜庆春说是余诺诺建议看中医的,马小柔大闹杜家,领走了儿子,并扬言要杜晓昂和余诺诺吃不了兜着走。   第10集   余诺诺接了周桐公司一年的宣推工作,进账68万,终于松了一口气,除了应付周桐的不断骚扰外,还算满意。   杜晓昂作为兼职会计,惊见68万元的支票,一根筋没搭对,取走了钱,连同马林的20万,全部买了股指期货,他相信一个月后,就能大赚。   小龙病没好,没去上学,呆在家里跟家庭教师学中文,很是想念杜晓昂,还说要去扎针,程小英不同意,他向姥姥程小英打听爸爸的情况,程小英没说,小龙翻出姥姥家的老相册,无意间看见了马小柔和杜晓昂的结婚照。   小龙告诉马小柔,自己知道爸爸是谁了。   周末,余诺诺在家,小龙来了,和杜晓昂在屋里学习,小龙突然叫了声爸爸,杜晓昂大惊,忙将房门关上,谁知小龙人小鬼大,表示理解爸爸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烦恼,自己愿意跟爸爸一条心,战胜困难,杜晓昂没有想到小龙这么早熟,心下却还是忐忑不安。   杜晓昂觉得被戳穿还不如早点承认,于是向余沫沫求助,余沫沫答应自己去跟姐姐谈,话还没说出口,余诺诺先告诉沫沫,自己又怀孕了,余沫沫的话憋了回去。   杜晓昂知道余诺诺又怀孕了,但是还是不想生,杜晓昂劝诺诺再等等,一边抓紧观察着外汇牌价的走势,希望能攒够一套房子的首付款,说不定老婆就肯生孩子了。   曹芳通过蛛丝马迹,察觉了儿媳怀孕,杜庆春和曹芳决定在晚饭的时候,亲自向余诺诺说明想要孩子的心愿,曹芳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说明,余诺诺三言两语搪塞过去了。转天,当前台小姐将一盆鸡汤送到余诺诺面前,说是一个老太太送来的时候,余诺诺怒了。   曹芳、杜庆春、王莉、余远志在公园的凉亭里开圆桌会议,讨论余诺诺怀孕一事,4人安排一起到余家吃个饭,平心静气地问问儿女的想法。   饭桌上,提起生孩子的事,没想到余诺诺竟然反应如此激烈,杜晓昂连房子都没有!孩子出生了怎么养?自己怎么可能给这样一个穷小子生孩子!说完甩下碗筷进屋。杜庆春两口子气的够呛,王莉打圆场说女儿是妊娠反应,余远志却只叹气,女儿的委屈他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实在说不出场面话来了。此时,杜晓昂感觉作为一个男人的所有尊严已经在饭桌上灰飞烟灭。   第11集   杜晓昂无奈陪余诺诺来到医院做流产前的检查。   余诺诺正在诊室内听大夫劝导,大夫提醒诺诺,以她的年纪,如果此次再做人流,则很可能导致日后怀孕困难,杜晓昂冲了进来,央求余诺诺等等再做决定,诺诺答应了。   杜庆春和曹芳认为呆在城里已经没有意义,打算回老家,当得知余诺诺没有做人流时,犹豫了,杜晓昂告诉父母,自己短期内可以解决房子的问题,他憧憬未来,杜庆春和曹芳答应留下。   余诺诺在公司见客户,谈判时妊娠反应强烈,客户很不满意,生意没谈成,余诺诺回家后向杜晓昂抱怨,杜晓昂说公司已经度过难关,不用再执着于一两单小生意,余诺诺不赞同,认为68万只是起步,自己还要有更大发展,不能小富即安,此番对话被杜庆春和曹芳听到,二人心灰意冷。   程小英让马林去家族经营的高尔夫球场上班,渐渐熟悉业务将来好接手生意,因为余沫沫租赁的录音棚在杂志社隔壁,马林为了还能见到余沫沫,没有同意,程小英很不满。   程小英担心家族生意后继无人。   余沫沫在空荡荡的录音棚里发呆,余诺诺来找沫沫,提出借钱给她继续装修,   程小英来到马林公司楼下,和刚好离开音棚的余沫沫不期而遇,才知道儿子为何坚持要到杂志社上班,程小英直言不讳,希望余沫沫搬走,不要耽误儿子的大好前程,余沫沫没示弱,虽然在嘴上没吃亏,但待程小英上楼后,却默默地哭了。   马小柔想到如果可以跟杜晓昂复婚,让杜晓昂以上门女婿的身份加入家族企业,小龙将来子承父业,将是一幅美好的景象,她跟程小英吐露了这个想法,程小英表示支持。   余沫沫心情不好,晚上到姐姐家谈心,饭桌上,曹芳劝沫沫,女人要找踏实男人过日子,勤俭持家、相夫教子才是女人的宿命,余诺诺不敢苟同,告诉曹芳,城市里的现代女性早已经不再认同这种观念,婆媳俩说不到一块儿去,都很不高兴。   杜晓昂回家,没想到马小柔等在楼下,马小柔提出聘请杜晓昂到高尔夫球场工作,杜晓昂拒绝了。   余诺诺送妹妹下楼,沫沫告诉姐姐自己不借钱了,劝姐姐用这笔钱买房,二人正好看见了杜晓昂和马小柔,很惊讶,杜晓昂只好告诉诺诺,马小柔是来跟自己谈聘用一事的,余诺诺一听月薪过万,很感兴趣,鼓励杜晓昂答应,杜晓昂有苦难言,只好答应考虑一下,余沫沫在一旁也是看得心惊胆战。   余诺诺回到家,数落杜晓昂,一来是为不愿意借钱给妹妹生气,二来挤兑杜晓昂心太高,有过万的月薪还要考虑,二人言语间闹得很不愉快,正好曹芳进门送鸡汤,余诺诺告诉曹芳,马小柔要聘请杜晓昂,月薪过万,本以为能得到婆婆支持,谁知曹芳一叠声地反对,余诺诺认为杜家人都不可理喻,跟婆婆顶撞起来,杜晓昂忍无可忍,打了余诺诺一巴掌。   曹芳回房向杜庆春哭诉,杜庆春说刚让四舅妈从老家寄来了一些婴儿的旧衣服,可是孙子到底能不能出生还不知道呢,二人越说越绝望,决定还是回老家算了。   第12集   余诺诺跑回娘家,余远志和王莉自然是大骂杜家人,余沫沫劝姐姐再搬回娘家住,什么时候杜庆春和曹芳回老家,什么时候再搬回去。半夜,杜晓昂登门道歉,余诺诺让杜晓昂去马小柔那报道,余家老两口也埋怨杜晓昂心气太高,杜晓昂只得答应。   杜庆春和曹芳从邮局出来,拿着一大包旧衣服,去买了火车票,他们将带来的8000块钱留下,不辞而别,杜庆春说离开城市前自己有一桩心事未了。   马小柔到录音棚找余沫沫,提出给余沫沫一笔钱,条件是离开这里,另选址开音棚,余沫沫拒绝了马家的资助,也在场的余诺诺替沫沫抱不平,顶撞了马小柔,马小柔气得几乎就要说出小龙是杜晓昂的儿子,余沫沫为了息事宁人,答应搬走,就在这时,余诺诺接到杜晓昂的电话,说爸妈不见了,她和余沫沫忙离开音棚,去和杜晓昂会和。   曹芳和杜庆春来到小龙的学校,想见小龙一面,被接小龙放学的马小柔看到,她打电话给杜晓昂,并拖住了杜家老两口,杜晓昂和余诺诺赶到,接回了爸妈,余诺诺虽刚和马小柔争吵,但此时还是感谢了马小柔,并且告诉马小柔,杜晓昂会去高尔夫球场上班,马小柔说杜晓昂的职位是自己的专属理财顾问,去不去球场无所谓,主要是跟着自己就行,杜晓昂暗自叫苦不迭。   当晚,余诺诺心中有歉意,破天荒地主动熬了鸡汤喝,还接受了老家寄来的旧衣服,表示理解了杜家老两口喜欢孩子的心情。   马林见隔壁的LOFT已经易主,知道余沫沫搬走了,心灰意冷,答应了去高尔夫球场上班。   余沫沫租了一个小店面,买了简单的设备,一家小小的百姓录音棚开张了,两个“追随”沫沫的男大学生倒是对她不离不弃,收工后,男大学生弹吉他唱起了流行曲,沫沫在一旁听着,不禁泪下。   马林到高尔夫球场上班,偶遇一位球会的会员闹着要退款,跟当初余沫沫大闹西餐厅神似,马林让工作人员退款给这位姑娘,姑娘叫做毛毛,毛毛感谢马林,见马林没车,就提出送他回家。   余远志和王莉来看望女儿,正好赶上装修的包工头催帐,二老心中不忍。余远志替沫沫买盒饭归来,正好碰上了马林,马林坐在毛毛的车里,也看见了余远志,他下了车,也没跟毛毛打个招呼就尾随余远志走了,他跟踪余远志找到了余沫沫的录音棚,见到沫沫落魄的样子,非常难过,他走进音棚,告诉余沫沫,一定会资助沫沫,沫沫拒绝了他,并告诉他,自己终于明白了女人要靠自己,自己现在比以前更快乐。   余远志和王莉商量,要把手里的股票卖了,资助余沫沫。   王莉来到股票交易大厅,卖出自己的股票,谁知在门口就碰上了杜晓昂,杜晓昂正跟他的“粉丝”们侃侃而谈,王莉大惊,询问之下才知道女婿已经失业,杜晓昂请求王莉替自己保密,还许诺不久之后就给诺诺以及肚子里的孩子买房子。   第13集   王莉告诉余远志,杜晓昂失业了,在炒股票,自己把原本要资助余沫沫的钱给了杜晓昂入股,余远志大怒,来到余诺诺公司。   余诺诺正向谢炀讨主意,自己到底生不生这个孩子,谢炀极力反对诺诺生孩子,正巧被上门的余远志听见,连谢炀一块儿数落了一顿,谢炀“落荒而逃”,余远志告诉余诺诺杜晓昂的状况,诺诺大惊,当问及为何爸爸要向自己告杜晓昂的状,余远志表明立场,生了儿子没教育好,毁的是自己家,生了女儿没教育好,毁的是别人家,两家人之所以闹成这样,就是因为余诺诺。余诺诺没想到爸爸会说这番话,暗自反剩   股票交易市场门口,“粉丝”都绷不住了,问杜晓昂什么时候能抛售,杜晓昂说再等等,并且说一赚到钱自己就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了,不再来这里了,“粉丝”都很惋惜,此时,余诺诺出现在股票市场,杜晓昂大惊,谁知余诺诺并未发怒,只是责令杜晓昂别再炒股了,杜晓昂将自己已经赚了5、60万的消息告诉余诺诺,余诺诺也很惊喜,头一回对老公刮目相看。   杜、余两家都知道了杜晓昂炒股大赚一笔的事,杜家大喜,感到儿子终于能在余家扬眉吐气了。   余诺诺到小音棚看望妹妹,当询问到音棚情况时,沫沫告诉姐姐每天都很辛苦,还说有一天来了个三口之家,孩子总是唱不好歌,她说道了几句,就被那孩子的爸妈给骂了,余诺诺大怒,说以后这样的客户就不要理,沫沫却说,后来那对夫妻向她道歉,说孩子有轻微智障,所以别人一说孩子他们就忍不住发火,沫沫还告诉姐姐,那孩子就是因为爸妈年纪太大生孩子,才有这个毛病,劝姐姐对流产的事三思,余诺诺被这个故事吓着了,考虑到老公赚了钱,时机已成熟,决定生下孩子。   马林来到沫沫的音棚,偷偷观察沫沫,只见沫沫确实很开心,她正在为了给余远志贺寿,跟两个大学生一起合唱生日歌,准备录制下来送给爸爸当贺礼。马林向沫沫提出要求,自己想回余家住,继续当上门女婿,被余沫沫拒绝。   余诺诺要生孩子这一喜讯促成了4位老人又一次聚会,地点在余家,王莉和曹芳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席间王莉催促杜晓昂卖了股票,杜晓昂说想多赚点,他清清楚楚算了一笔账,包括未来的花销明细,说现在挣的钱还不够支撑一个家,余家人包括诺诺,对杜晓昂早已对未来有所思量,都很赞许。两家人高高兴兴,相约几天后,在余远志的60大寿时,在余家相聚。   饭后,余诺诺和妹妹边洗碗边谈心,说自己期盼的美好生活可能真的要实现了,有房有车有存款,有老公有孩子,还表示自己想明白了,不需要大富大贵,现在这样更幸福,言语间忘了妹妹情感受创,直到沫沫神情落寞,才住了嘴,余沫沫告诉姐姐,自己以前太任性,比起姐姐来少了应有的经历,现在的艰苦奋斗正是在还以前的债,诺诺非常心疼妹妹。这时,马林突然驾到,还把行李都带来了,表示要回来当上门女婿,余沫沫看着坐在餐桌边吃着剩饭的马林,忍不住哭了,两个年轻人仍然爱慕着对方,昭然若揭,就在余沫沫打算同意马林回来住时,余远志拍了桌子,为了女儿不被“蒙蔽”,他不得不说出曾看到马林和毛毛约会,余沫沫傻眼了,马林被轰出门去。   曹芳和杜庆春由于儿子的即将“发达”,准备送余家一份厚礼,以扭转在余家人心目中的形象,选购礼品时,曹芳看中了一副玉镯,买了下来,打算补送儿媳妇见面礼,她花光了自己带来的所有钱。   马林找到毛毛,请求她帮自己一起澄清事实,毛毛答应了。   杜晓昂失业一事已经败露,直接光明正大地在家中上网操作股票交易,余诺诺端茶递水,不敢打扰。   余家人热火朝天地准备晚上的寿宴,余诺诺让杜晓昂去买菜。   第14集   寿宴在余远志家中举行,一家人已是愁云惨雾,正巧马林带着毛毛登门向余沫沫解释,余远志冷着脸数落了马林几句,毛毛不高兴了,本来就性子烈的她,当面说余沫沫家没素质、是市井小民,余沫沫伤心极了,哭着跑了出去,余远志大怒,狠狠打了马林一巴掌,余诺诺去追沫沫,杜家人将那个玉镯留下,默默地离开了余家。   余诺诺心疼妹妹,再次提出要借钱给妹妹,她打算将自己公司赚的钱,填完窟窿后所剩的十几万全部给沫沫。   余诺诺要求杜晓昂提出68万,尽数各归各位,杜晓昂只得告诉诺诺,所有钱都扔进股市里了,余诺诺傻眼了,与供应商的合同就要到期,拿不出钱来,就要吃官司,余诺诺对杜晓昂的行为已经出离了愤怒,提出离婚。   余沫沫怕姐姐想不开,陪伴姐姐度过漫漫长夜,她得知杜晓昂炒股的本金里有二十多万是马林的钱,并且知道了马林并未找回那辆丢失的车,马林长久以来都在想办法筹钱为沫沫开音棚。   马林脸颊红肿,两天没回家,程小英找到球场,见到儿子脸上的伤,极度愤怒,杀到了余家,兴师问罪,又是一番争吵。   余沫沫到球场找马林,二人重归于好,沫沫向马林求助,二人决定结婚,并认为只要结了婚,怀上马家的骨肉,马家就能够给二人买房,买房钱则可以挪用,给余家救难,时间紧急,二人坐言起行,去做婚检,谁知查出余沫沫有不孕的毛病,马林安慰沫沫,只要坚持吃药就好,二人到民政部门领了证。   曹芳、杜庆春极力劝阻余诺诺离婚,并答应由自己来还钱,余诺诺让杜家写了欠条,限期两个月,不还钱就离婚。   程小英对余家气愤未平,惊闻儿子和沫沫已结婚,不得已只好接受,但是出于不信任,严格限制余沫沫的花销,对于买房的事,一口咬死,怀了孩子再说,余沫沫傻眼了,替余家解困的事就这么黄了,马林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认为可以从长计议,当爱情遇到现实,二人爆发了第一次争吵。   余沫沫回了娘家,余远志和王莉知道女儿在马家不如意,决定卖了房子。   第15集   余沫沫新婚第一天就回了娘家,程小英更认为沫沫是为钱才嫁的马林,马小柔觉得蹊跷,询问马林,马林告诉了姐姐,杜晓昂落魄的现状。   余远志和王莉将姐俩都轰回了婆家,开始卖老房子。   马小柔以工作的名义,又召唤杜晓昂到家里来,问他最近是否有难处,需要帮助,杜晓昂嘴硬,马小柔于是给了杜晓昂第一个月的工资两万元。杜晓昂将钱交给爸妈,一家人开始为还账攒钱。   杜庆春和曹芳在菜市场买菜,曹芳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她大骂杜庆春不会省钱,为了还饥荒,二人必须要省钱了。   曹芳开始魔鬼式省钱,不仅用电用水节约,平时饭桌上的菜也不如从前,余诺诺很受不了,正巧王莉到杜家找女儿,看到曹芳省钱的架势,非常不满。   王莉和余远志商量之后,决定由自己来照顾女儿,以此示威,老两口每天做好饭菜送到杜家,曹芳和杜庆春面子上很挂不住,两家越闹越僵。   杜晓昂回到金融公司,低三下四地请求销售经理再给自己一次机会,销售经理同意了,杜晓昂委委屈屈地开始扫楼,跟小年轻一起聚在大厦楼梯间吃盒饭。   马家要为马林和沫沫举行婚礼,余诺诺陪沫沫选婚纱,虽然沫沫身上试穿的都是价值不菲的婚纱,姐妹二人却满腹辛酸,程小英亲自“督战”,还说要为余家人也选礼服,要他们体面一点,连余远志的发言稿也由自己来写。   余诺诺从婚纱店一路哭着回了杜家,自是又一顿发泄,杜晓昂只剩下唯唯诺诺的劲儿了。马小柔打电话让杜晓昂到家里教小龙中文,他只得答应,余诺诺有所察觉。   马小柔换上性感睡衣,等待杜晓昂上门,谁知等来的却是杜庆春,杜庆春开口向马家借钱,被程小英一口回绝,马小柔让杜庆春转告杜晓昂,钱可以借,但要杜晓昂亲口说。程小英觉得余沫沫铁定对马家另有所图,对余沫沫一番羞辱,杜家老两口看在眼里,心中无比愧疚。   杜庆春离开马家,小龙心疼爷爷,追了出去,在雨里淋了个透湿。   杜庆春回到家,杜晓昂埋怨杜庆春向马小柔借钱的行为,余诺诺闻言,大发脾气,她认为本来沫沫在马家就受气,这样一来更没地位了。   杜庆春、曹芳决定回老家,卖了宅基地。   小龙发高烧,马小柔要带小龙去看急诊,小龙不从,执意要爷爷来给自己扎针,马小柔无奈只好求杜家两口子过来。杜庆春、曹芳赶到马家,小龙刮痧后退了烧,杜家二老求马小柔这段时间别再找杜晓昂,并说出了余诺诺已经怀孕,不能再受刺激了,马小柔听说杜晓昂又要有孩子了,她抱着小龙痛哭失声,她告诉杜晓昂,不用再来“上班”,如果需要帮助,就来找自己。   第16集   杜庆春、曹芳留下书信,离开了城市,信中说明二人回去会想办法筹钱,叮嘱儿子儿媳一定要保住孩子,杜晓昂心疼爸妈,提出让余诺诺也去上班,一家人一起筹钱,被余诺诺大骂,声称自己从未过过朝九晚五的日子,绝不委屈自己帮杜家人背黑锅。夫妻二人都觉得已无法同床共枕,各自分房睡了。   沫沫陪姐姐到医院做产检,诺诺想打掉孩子,沫沫告诉姐姐,自己不能生孩子,余诺诺很吃惊,当她看到B超图像中,自己肚子中的孩子时,到底没有舍得。   余沫沫开始从马家套现,她向马林要车,可当程小英将车买回家时,余沫沫才知道车子在公司名下,根本没法变卖,她向马林诉苦,马林对沫沫的做法不赞同,觉得沫沫为了姐姐,会彻底毁掉和程小英的关系,余沫沫感到马林和自己不一条心,决定自己行动。   程小英见余沫沫穿衣打扮显得很廉价,于是让余沫沫去买些体面的衣服和首饰,余沫沫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程小英未免余沫沫品味低下,让马林陪她一起去。马林开着车,带沫沫去商场,余沫沫看见街边的一串小店铺,说要进去看看,马林没停车,教育沫沫说,要达到程小英的标准,必须去名品店,余沫沫被泼了冷水,很郁闷。马林将车停在大商场门口,沫沫没精打采地下了车。   晚上,程小英仔细地检查余沫沫买回来的东西,很满意,她让沫沫穿上那些衣服给自己看,余沫沫像个模特一样在3个马家人面前展示着,被评头品足,委屈极了。马林倒是对程小英的认可很欣喜,他搂着沫沫想要缓和一下关系,余沫沫突然发现,名品店里都有30天无条件退货退款的服务,眼睛亮了,他不顾马林,开始翻出所有的购物小票算起账来,马林扫兴极了。   程小英请余家二老和余诺诺到家里来吃饭,商量婚礼的事,她要求余家列出来宾名单给自己检查,还要求余远志把发言稿写出来,让自己过目,余远志和王莉十分不高兴,饭后,余沫沫拉爸妈和姐姐到自己房间说贴己话,她拿出前几天买的奢侈品,让姐姐带着购物小票去退,把钱拿去还账,王莉看在眼里,难过地哭了。余诺诺坚决不肯收下东西,沫沫哄着姐姐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帮姐姐拎出门口,正巧遇上下班回家的马林,马林建议余家人不要这么干,余家二老觉得面子都丢尽了,拉着诺诺就走,什么也没拿,并表明不会参加沫沫的婚礼,沫沫很伤心。   心情不好的余诺诺回到家后,又找茬和杜晓昂大吵一架。   杜晓昂前思后想,来到小龙学校等马小柔,打算向马小柔借钱。   第17集   余沫沫套现不成,于是向马林提出让姐姐来做球场第二年的宣推项目,马林虽对沫沫早有不满,还是答应了,谁知马小柔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要求余诺诺做出详细的项目策划书,余诺诺公司就剩谢炀一人了,项目书只好自己来做,但她仍是满怀希望地努力着。   沫沫带姐姐和球场市场部的总监面谈,在KTV包房,诺诺被灌酒,沫沫生气,总监们却说马小柔交待不要照顾余诺诺的公司,沫沫虽为马家“少奶奶”,却毫无地位,事情没有办成。球场与一家有实力的公关公司签了合同,余诺诺绝望了。   沫沫无奈,开始打起了怀孕的主意,她中药、西药双管齐下,心急火燎地想怀孕,这种做法更是让马林尴尬万分。   程小英倒是对余沫沫急于怀孕的做法表示支持,但她要求余远志和王莉去检查身体,要全方位了解余家的基因状况,王莉终于忍不住,和程小英大吵,并要求余沫沫搬回娘家,余沫沫却说还账要紧,不同意离开马家。   余沫沫请求马林介绍姐姐去那间大公关公司上班。   余诺诺开始到马林介绍的公关公司上班,正巧杜晓昂上门推销金融产品,看见了余诺诺被公司老板责骂的惨状。杜晓昂怀着愧疚,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诺诺,诺诺却把离婚挂在嘴边上,杜晓昂躲都躲不了,二人小心翼翼地相处,可时不时地还是爆发争吵,二人都身心疲累。   第18集   余远志和王莉卖掉了房子,将钱交给谢炀,替余诺诺还了债,二老没地方住,搬进了小旅馆,二人开始看房,想用剩下的钱换一套偏远的小房子。   余家二老安顿好后,到杜家通知女儿,正巧诺诺不在,就告诉了杜晓昂,杜晓昂大惊,说诺诺正在跟自己闹离婚,他请求二老尽量隐瞒,等孩子出生再说,二老为了女儿,只得答应了。   杜晓昂到小旅馆尽心尽力照顾余家二老,还陪他们看新房,这一切都在余诺诺眼皮底下进行,诺诺却没有察觉。   余家二老为了不让女儿回家看望他们,就经常上杜家跟女儿相聚,杜晓昂知道老人的凄苦,每每低三下四。诺诺孕前反应渐渐强烈,总让王莉给自己做这做那吃,杜晓昂知道余家二老在小旅馆不方面烹饪,就抢着来做,余诺诺见杜晓昂如此殷勤,态度有所好转。   余家二老总也不让余诺诺回家,她终于觉得蹊跷,跟踪二老来到了小旅馆,看到二老的惨状,痛哭失声,二老劝慰诺诺,让她不用担心自己,女儿能过好,老人就满足了。   余诺诺将二老接回了家,她知道杜晓昂明知爸妈已经没房子住还不说,就是为了个孩子,坚决要和杜晓昂离婚,杜晓昂不同意,余家二老也紧着劝。   几天后,余诺诺告诉杜晓昂,孩子已经打掉了,杜晓昂心灰意冷,同意离婚。   第19集   余诺诺和爸妈住进了小旅馆,一边找房子租祝   杜晓昂和诺诺离了婚,杜晓昂将全部存款给了余诺诺,并答应以后每月定期给钱。   余沫沫和马林的婚礼就快举行了,余家二老劝慰沫沫,虽然自己不去参加婚礼,还是祝福她将来幸福。   就在此时,程小英发现了沫沫在吃治疗不孕的药,大为光火之下,开始带余沫沫看病,余沫沫只好配合程小英,进行着一次又一次匪夷所思的治疗,程小英把余沫沫折腾得够呛,马林也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经常在球场工作到深夜不回家,让沫沫独守空房。   余沫沫的肚子完全不见起色,程小英取消了婚礼,余家二老愤怒地上门质问,程小英告诉他们,如果沫沫的病治不好,很可能会让儿子和沫沫离婚,如果搞了婚礼,将来就不好看了。   余家二老退掉了郊区的房子,将所有钱都给了沫沫,嘱咐她如果真的离婚,可以用这些钱自己生活,余沫沫才得知老房子早已卖了,伤心欲绝的她要求马林将爸妈接到马家来住,马林只答应想办法将老房子买回来,搬来马家住的事却没同意。余沫沫心灰意冷,离家出走,和余家人住到了一起。   第20集   马林找到余沫沫,要将她接回马家,余沫沫拒绝,马林看到同甘共苦的余家人,受到震撼,回家向程小英和盘托出余家遇难一事,请求母亲帮助余家,程小英却说早已知道此事,不肯给余家钱是因为不想让儿子搅和进底层老百姓的生活,而且余沫沫不孕,马家产业无以为继,她要求马林与余沫沫离婚。   马林在痛苦与无奈中,夜夜酗酒。   周桐因为不能借钱给余诺诺,心中有愧,又想介绍项目给诺诺,余诺诺告诉了周桐自己怀有身孕,身体不允许再接项目,公司也不打算做下去了,周桐看见余诺诺和老人住在小旅馆,心中不忍,经常上门照顾他们。   杜晓昂辛苦工作,当他找到诺诺给每月的“定额”时,发现周桐和诺诺关系暧昧,诺诺说自己需要周桐的帮助,杜晓昂心中伤感,却也说不出什么,他再次找到马小柔,向马小柔借钱,并许诺可以答应马小柔任何事,马小柔答应借钱,并要求杜晓昂搬到马家别墅,与自己复婚,杜晓昂答应搬到马家,对复婚一事却不置可否,他声称会做小龙的爸爸,并尽早还钱给马小柔。   第21集 余家4口人搬到了杜家租住的房子,姐妹俩开始商量未来的生活。   杜晓昂在马家居住,尽着父亲的义务,虽然有儿子相伴,心中还是凄然,小龙开导爸爸,给了杜晓昂很大安慰。马小柔见父子两人感情渐好,很是高兴,可是杜晓昂却坚决不同意与自己同房,马小柔很是难过。   杜晓昂和马林轮番上阵,经常到余家照顾他们一家,姐妹俩却铁了心,沫沫要与马林离婚,诺诺除了还钱,和杜晓昂再没话可说。余家的两个女婿“同仇敌忾”,互相支招,却都以失败告终。   诺诺独自一人去做产检。   沫沫为了姐姐,回马家跟程小英谈判,说自己同意离婚,但要一笔赔偿金,程小英不同意,还咄咄逼人,数落余沫沫不孕。杜晓昂正好回到马家,义愤填膺地护着余沫沫,沫沫惊见姐夫住在马家,大骂杜晓昂。   马林见自己带给沫沫这么多痛苦,答应和沫沫离婚。   马小柔看出杜晓昂心在余家,和杜晓昂吵了起来,小龙看在眼里,很是难过。程小英虽然得逞,和儿子的关系却达到了冰点。   就在余诺诺和余沫沫自认为已经开始新生活时,杜庆春、曹芳从老家回来了,他们进了家门,却发现余家4口人住在房子里,儿子却不在,大为吃惊。杜家二老是卖了老家的宅基地,带着5万块钱回城还债的,当他们得知儿子儿媳已经离婚,儿媳还去做了人流,受到了很大打击。   第22集   杜晓昂知道父母回了家,只得求余家接纳父母,暂时跟他们住在一起。于是,小小的房子里,挤着余家4口人,还有杜家二老,气氛很是尴尬。   杜家和余家别别扭扭地一起生活,杜家二老一有机会就数落余诺诺,余家二老则处处护着孩子,两家多有争吵。   当杜家二老知道马小柔已经替儿子还清债务时,在余家面前更是理直气壮,曹芳坦言赞成儿子的选择,无意中说出了儿子是与马小柔住在一起,余诺诺大惊,在杜家二老面前骂杜晓昂是小白脸。   两家的关系更加紧张,杜家开始显摆儿子和马小柔有多亲密,余家不甘示弱,开始邀请周桐上门,两家明争暗斗。   曹芳终于发现诺诺怀有身孕,她一琢磨,认定孩子是周桐的,于是找到了反击的机会,说余诺诺和周桐怀上了“孽种”,余诺诺大怒,一气之下轰走了杜家老两口   第23集   杜晓昂办好了手续,将余家的老房子还了回去,惊讶地发现爸妈不在家,当知道爸妈被轰走时,大怒,余家也奇怪为什么杜家二老没去找儿子,两家人出去寻找,茫茫人海,却无从入手。   杜家二老继续露宿街头,每天都去小龙的学校,偷偷看孩子,终于被小龙发现,小龙看见爷爷奶奶很高兴,曹芳嘱咐小龙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三人之间的秘密。小龙发现爷爷奶奶住在公园里,于是将爸爸当初送给自己的帐篷给了爷爷奶奶,祖孙三人倒也相处得很乐呵。杜家二老让小龙当眼线,随时通知他们杜晓昂的情况,小龙乐在其中。   马林和杜晓昂谈心,两个男人都一肚子苦水,马林劝姐夫重新振作,不要自暴自弃,杜晓昂则劝马林不要跟余沫沫离婚,马林坦言自己还爱着沫沫,杜晓昂用手机偷偷录下了二人的谈话。   马林和余沫沫相约去办离婚手续,杜晓昂赶去劝阻,给余沫沫听了录音,余沫沫失去了离婚的勇气,二人暂时没有办成离婚。   杜晓昂耽误了接小龙放学。   晚上,余沫沫看到姐姐拖着怀孕的身子很晚才到家,知道姐姐是去寻找杜家老两口,很是心疼。   马林在办公室里喝醉了。   24集   余沫沫哭着跑出马家,正巧遇上杜晓昂带小龙回家,杜晓昂进屋后见到毛毛,冲动地责骂马林,告诉他身为男人,必须能担当,马林被杜晓昂骂懵了,程小英和马小柔听着杜晓昂话里有话的话语,心中五味杂陈。   马小柔支开小龙,和杜晓昂长谈,杜晓昂坦言,放不下余诺诺,马小柔理解了杜晓昂,答应只要杜晓昂肯认小龙,自己就不再提复婚的事,还让杜晓昂搬回家住,杜晓昂答应了马小柔,再次提出会还马小柔钱,马小柔鼓励杜晓昂,拿出当年在美国的劲头,重新开始。   余沫沫在夜晚的街上游荡,不知不觉来到了人去楼空的小音棚,暗自垂泪。   杜晓昂跟踪小龙,找到了公园,当他远远地看见那个熟悉的帐篷,还有在草地上嬉戏的祖孙三人时,终于忍不住,在二老面前悲痛地哭了。   杜晓昂将爸妈接回租住房。   余家人搬回了老房子,看着熟悉的景物,杜晓昂和余诺诺都很感慨,二人长谈,各自检讨了自己,鼓励对方好好生活。   曹芳和杜庆春主动上门照顾余诺诺,4位老人达成共识,撮合两个年轻人复婚,余诺诺心动,在一次聚餐时,余诺诺提出想跟杜晓昂复合,本以为杜晓昂会欢天喜地地接受,谁知杜晓昂却回绝了诺诺。   第25集   余诺诺到马家找杜晓昂,当看见马小柔、杜晓昂、小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时,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痛苦万分,她冲进马家,诅咒马小柔,小龙将一切看在眼里,非常伤心。   马林伤了余沫沫的心,心中不安,他要求程小英接纳余沫沫,程小英死不松口,马林于是收拾行李离开了马家,打算重回余家当上门女婿,余沫沫死活不同意。   杜晓昂将那天在马家看到的真相告诉了沫沫,说明毛毛和马林确实没有任何暧昧关系,余沫沫听完后来到楼下,见到了苦苦等待沫沫回心转意的马林,没想到,沫沫坚持要离婚,她心平气和地告诉马林,自己要求离婚不是因为毛毛,而是认为二人不合适,自己已经身心疲惫,马林无奈只好答应离婚,沫沫答应马林暂时住在余家,办完离婚手续。   程小英知道马林住回了余家,打上门来,要接儿子回家,王莉劝导程小英,并告诉她两个孩子已经要离婚了,程小英终于敞开心扉,两个女人聊到很晚,谁也没想到,是王莉打开了程小英的心结。   余家人知道赎回老房子的钱是马小柔出的,马林也说自己攒了一些钱要替杜晓昂还给姐姐,而程小英也表示,这房子算是马家送给余沫沫的最后一份礼物,余家人包括余诺诺坚决拒绝了马家的好意。   余诺诺表示不再要杜晓昂还债,而是由自己负担这笔债务,姐妹俩重新开始工作,诺诺重回公司,沫沫重开音棚,各自为未来打算着。   就在姐妹二人准备重回单身生活时,沫沫发现自己怀孕了,马家大喜,程小英要接儿子儿媳回家,二人拒绝了,马林表示,要在余家伺候沫沫生下孩子。   马小柔跟余诺诺恳谈,说出她和杜晓昂的渊源,并答应自己退出。   杜晓昂的股票解了套,他将股票变现,还给了马小柔,马小柔打算带小龙回美国。   小龙听说要跟妈妈回美国,突然离家出走,马家人慌了,杜庆春和曹芳通知大家,小龙跑到了杜家。   杜晓昂忙赶回家,余诺诺得到消息也赶往杜家,马小柔见此情景,没有跟去。在杜家,小龙抱住余诺诺叫“妈妈”,让大家不要赶走自己,余诺诺心中百感交集,抱着小龙泣不成声。   一场联合婚礼,姐妹俩都穿着婚纱,只是余诺诺身边多了一个新生的婴儿,余沫沫也身怀六甲,程小英带着小龙出现在婚礼上,她衷心祝福两对新人。   小龙告诉大家,妈妈已经在飞回美国的飞机上了,她吩咐小龙留下来“照顾”爸爸,并让小龙转告大家,等自己能够面对生活时,就回国团聚。   余诺诺表示要和小龙一起照顾爸爸。   一大家子人在拍摄全家福的时候,曹芳和杜庆春最乐呵了,他们表示,就算在老家乡下,就算是最大的家族,也没有此情此景,如此的人丁兴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