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力荐
    215人
  • 推荐
    35人
  • 还行
    25人
  • 较差
    14人
  • 很差
    35人
评分加载中...

巴士174事件

巴士174事件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评分
主演:
YvonneBezerradeMelloSandrodoNascimentoRodrigoPimentel
状态:
完结
类型:
纪录片电影 纪录片
地区:
其他地区
语言:
其他语言
导演:
未知
时间:
2013-11-08
年份:
2002
评论:
剧情:
巴西影片《精锐部队》(Tropa de Elite)获得今年2008年的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详细剧情
【电影观看小贴士】: [DVD:普通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xigua

暂无可播放片源:百度影音、快播等资源关闭导致原有资源无法播放,我们正在努力替换【西瓜影音】等新资源,为此带来不便敬请体谅!
如果您觉的本站还不错,请您点击【右侧分享】按钮,分享给更多的影迷朋友,我们深表感谢!

巴士174事件:网盘下载

迅雷高速:下载到本地观看更为流畅,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

喜欢看“巴士174事件”的人也喜欢:

明星合集专题

Back to Top
巴西影片《精锐部队》(Tropa de Elite)获得今年2008年的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该导演何塞-帕蒂尔哈(JoséPadilha)

2002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导演的描写里约热内卢巴士抢劫的纪录片《巴士174》(Bus 174)受到了好评。这就是本片。在烂番茄网站排在前列。

巴西影片[174路公共汽车](Bus 174)真实记录了一个玩命之徒劫持一辆公交车的恐怖过程,以及警察试图解救人质时丑态百出的闹剧场面。

 2000年6月12日,正好是巴西的情人节,21岁的里约热内卢街头青年桑德罗·德·纳西蒙多劫持了174路公共汽车,嘴里还一边喝着可乐。警察和媒体迅速赶到现场。最后,在警察于混乱之中误杀了一个人质之后,纳西蒙多被制服。这条新闻成为巴西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电视台现场直播了纳西蒙多的劫持活动以及警察解救人质的过程。但是,没有一家进行调查了解纳西蒙多劫持公交车的动机。但是帕蒂哈不同,他决定利用媒体的录像资料,结合采访当事人,探寻这个震惊全国的劫持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从而真实呈现巴西街头少年所面临的暴力压迫。

影片评价

  以下是导演约瑟·帕蒂哈针对此片的访谈……
  □ 据你影片的描述,纳西蒙多劫持公交车是由于对多年前的Candelaria教堂屠杀事件耿耿于怀?
  - 是的,Candelaria教堂是里约热内卢最大的教堂。1993年,在警察围攻街头少年时,这个教堂成为孩子们的最后庇护所。由于当年警察杀死了许多街头少年,没有任何一家巴西媒体敢于披露事实真相,他们只报道警察方面的伤亡情况。纳西蒙多就是那次屠杀事件的幸存者,他和许多幸存的街头少年一样,成为没有身份的“黑人”,被排斥于社会之外。纳西蒙多就认为自己重返社会的唯一方式是,通过武力引起媒体的关注。因此[174路公共汽车]也是一部关于被剥夺身份的人,如何通过铤而走险的极端手段重返社会的纪录片。

  □ 但是在影片中,有个社会工作者说,绝大多数Candelaria教堂屠杀事件幸存者的身份已得到恢复和确认……
  - 这个人说的并非事实,在影片最后你还可以看到,那群恶棍警察企图暗中处死纳西蒙多。原因很简单,警察害怕9年前的事情暴露。在巴西,警察严重渎职,暴力事件随时可能降临到一个无辜的人头上。但是没有人敢向警察挑战,纳西蒙多是一个孤注一掷的挑战者和报复者。
  □ 你是如何选定影片的叙述方式的?
  - 我平行叙述纳西蒙多的经历和劫持的经过,交叉剪辑的原则是,要使观众明白纳西蒙多劫持公交车是由于他那些不幸的人生经历。我想这是影片所能采取的最简单明了的叙述方式了。
  □ 在影片中,你应用了一些抽象和概念化的处理方法,这种手法在纪录片中很少用。
  - 是的,我想你是指我们采访纳西蒙多那一段。因为我是在没有得到警方批准的情况下,私自买通看守进入监狱拍摄的,我们得到了40分钟的素材。但是我不能在影片中明确表现我们是在监狱里采访纳西蒙多的,否则那个看守会受到牵连。于是我利用抽象和概念化的电脑特效方法,将监狱的环境处理成一个类似监狱的压抑、森严和冰冷的环境,目的是让观众知道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监狱般的地方。
  □ 当时在公交车上的人质已被媒体采访过,警察也询问了他们,这些都在电视台播出过,你是如何在影片中重新利用这些素材的?
  - 我请来人质,把那些录像带放给他们看,并对他们说,“你们有权力否认自己那时对媒体和警察说过的话,我不会将你们现在否认的那些话放到我的影片中。等你们确定好哪些话能够放入我的影片后,我们重新进行一次访谈。”这个方法很有效,现场录像很快就准确激活了他们的回忆,采访很顺利。我还请人质们相互提问和回答问题,所有的人都非常兴奋,说得很多。这对我帮助很大,因为我毕竟没有出现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