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力荐
    215人
  • 推荐
    35人
  • 还行
    25人
  • 较差
    14人
  • 很差
    35人
评分加载中...
事实真相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评分
主演:
未知
状态:
完结
类型:
美国电视剧 犯罪
地区:
其他地区
语言:
英语
导演:
未知
时间:
2013-11-08 19:02:45
年份:
2000年前
评论:
剧情:
小说描述了一个来城市打工的贫困农民,在城市辛苦劳动结束后,却没有得到应得...详细剧情
【电影观看小贴士】: [DVD:普通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事实真相:网盘下载

迅雷高速:下载到本地观看更为流畅,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

喜欢看“事实真相”的人也喜欢:

明星合集专题

Back to Top
小说描述了一个来城市打工的贫困农民,在城市辛苦劳动结束后,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工钱,也没有任何申诉的门路。在城市打工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一桩凶杀案,可是后来当整个城市都在谈论这场凶杀案的时候,这个民工却没有发言权——因为他是民工,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这部小说的意味在于,他不仅描述了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的困窘的物质生活,而且,也表现出了他们社会地位的低下,他们的话语权被社会剥夺的事实真相。   《事实真相》中来喜的悲剧似乎也是由于一系列的偶然造成的。来喜和一起来城市打工的农民工无意中看到了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一起凶杀案。几天之后,这个案子在城市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作为目击者的他们并没有被众多的城市人所认同。而后,来喜由于包工头的赖账,愤怒之下偷了一些钢筋,而这些钢筋又成了包工头哥哥对他进行惩治,以及其他工人对他疏远的理由。无法忍受的来喜一时冲动,在他们乘坐的大巴车停下休息的时候,趁着夜色打死了他自以为是包工头哥哥的人。但是,又是一个偶然的错误,他打错了人。当他再看到包工头哥哥的时候,精神无法承受重负的来喜疯了。这些小说都是在描写底层。的确,墨白并没有强调底层生活的痛苦有多少的灾难和痛苦需要承受,而是强调了这种生活的脆弱性,一个偶然性的行动足以改变主人公其后的生命轨迹。   在墨白笔下,对民工生活刻划最为深刻的小说显然应该是《事实真相》和《寻找乐园》。在这些小说中,墨白逼真地刻划了民工生活最为本真的痛苦。进入城市的民工,虽然是抱着寻找乐园的态度来城市寻找,但是,等他们进入城市之后,他们遭遇到的却是城市的双重漠视:现实的物质压迫和精神的蔑视。《事实真相》中的来喜、黄狗、明哥这些人都是在乡下困窘生活的压力之下进城谋生的。他们不想在城市扎根,只是想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获得最为简单的生存资料。但是,就是这样简单的目的也难以达到。他们首先遇到的严峻问题就是他们的肉体生存根本被城市人忽视。由于种种原因,民工们无法从包工头那里拿到应有的工钱,这直接影响到来喜他们的生存,但是,对于这种对于民工生存权利的蔑视,并没有人出面制止,事实上,小说中来喜的饥渴在我看来就是一种隐喻,它指向的是众多民工在社会的不平等之下的一种艰难的生存状态。但是,对于民工这样的生存的艰难,并没有声音出现进行干涉,换言之,虽然民工成为这个城市建设中众多苦活、累活的承担者,但是,这个城市中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疾苦。他们完全是被忽略的一群人。   小说《事实真相》显然是作家怀着直面现实的决心创作的一部小说。在这部小说中,他不仅关注了一般民工的物质利益问题,而且还指向了对民工话语权的思考――他们是没有能力发出自己声音的一群人。民工来喜是一起谋杀案的目睹者,但是,奇怪的是,当这个谋杀案发生之后,当整个城市都在沸沸扬扬的谈论这个案子的时候,民工来喜,这个因为目睹整个事件而曾经被警察询问过的人突然成了一个局外人――没有人听他的关于这个谋杀案事实真相的诉说,连一个修鞋的老头也可以喋喋不休的诉说他想象中的或者道听途说来的谋杀现场的真相,偏偏他这个真正的目睹者被大家忽略了。小说指出,这种情况的出现,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来喜的身份――他是一个民工。小说描述了一些细节:在公交车上,一个年轻人对他的女朋友夸夸其谈地谈论着轰动这个城市的那桩谋杀案,似乎他是目击证人一样,当来喜的伙伴黄狗纠正那个年轻人的错误的时候,小说这样描写道,“青年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用嘲笑的口气说,好像你真的看见了,汽车?你知道蚂蚱从哪头放屁?”然后,黄狗的脸就红了。显然,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实生活中,民工根本没有能力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认真听他们的谈话。这种存在的被忽视一方面带给他们精神的压抑,另一方面,也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存――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是民工,所以他们的劳动果实才可以被包工头克扣而他们没有任何能力对此发出反抗的声音。   的确,在中国历史上,农民从来就很难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在我们社会日益现代化的今天,农民、民工的话语权问题却越来越成为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在这个社会的现代化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他们熟悉的乡土进入城市,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严峻的精神考验。因为在乡村,在他们熟悉的环境中,他们可以凭借经验而保持日常生活的平和性。但是进入城市之后,他们传统的经验已经无法帮助他们面对这个世界,解决他们生活中面临的问题,这个时候,由于他们独特的地位,他们已经被城市事实上隔离在了城市生活之外,他们被剥夺了话语权力。